在线视频,图片,小说

魔姬幻世 1-2

时间:2020-01-15

   第一章 大牛的春  那是一个简陋的健身铁馆裏,一股浓浓的猛男气息深深地将小姬吸引住。只见一个男的正在挥洒着汗水锻炼肌肉。这个铁馆裏的人普遍虎背熊腰,由于没有空调,又是盛夏,不像小姬的高档健身房一样都穿戴光鲜,那人光着膀子,跟铁块较着劲,汗流浃背地光闪闪一块块石头疙瘩一样的肌肉。  小姬好奇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膀阔腰粗的闆寸汉子正在準备卧推,只见他大声说道:「110公斤,起!」  那卧推凳上的汉子「嗷」地一声,把杠铃推了上去,又放了下来,来回做了6次,每一次推举的时候都大吼一声,他的身上全都是汗水,在灯光下闪着亮光,上半身全是疙疙瘩瘩的肌肉块,皮肤微黑,两块胸肌像山东大馒头一样高高耸起,当杠铃举到最高点的时候,胸肌在胸前挤出一道深深的沟,沟旁是一根根暴突的肌肉纤维,汗水在他上半身铁铸一般的沟沟壑壑中流淌……最后一次推举时可能是力竭了,吼出的是「日~你~娘~!」  小姬看着眼前的这幅景象,被这种雄浑而粗野的力量震撼住了,耳边是汉子爲自己数着1……2……3……,小姬却想着被他汗淋淋的大膀子压在身下蹂躏的景象,这麽强壮的男人就是绝佳的的猎物吗?  小姬像着了魔一样,直愣愣地看着他,看他从卧推凳上起来,胸肌显得更加壮硕,胸脯子的厚度超过我肩膀的宽度,腹肌不是特别明显但是能分清六块,腰部没有一点赘肉,穿着一件红色的短裤,两条大腿铁柱子一样杵在地上,两双大脚起码有45码……  真是头大公牛,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一头种公牛……  「嘿,小妮子,看啥呢?」他对小姬说话,小姬看向他的脸,浓眉大眼,单眼皮,嘴唇很厚,鼻子宽大挺直,这是一张北方汉子充满棱角的脸从这张脸上看出粗旷憨厚却又好色的性格……  「大哥,你可真有劲儿啊!」  好像看出小姬的癡迷,大公牛凑近了小姬,那张有点黑的脸上写满了野性和挑衅,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笑了起来: 「嘿,小娘们,爷们壮不?!,老子有使不完的力气拾掇女人!」  说罢,他还把右胳膊举起来,手臂一曲,腋下的黑毛如野草般刺了出来,肱二头肌铁蛋子一样隆起,像高高的山梁,闪着汗水的光,同时,一股汗臭味扑面而来。  「够味!」小姬开心极了,这头雄壮的大公牛竟然主动上鈎了。  他又做了一个健美动作,两块充血的胸大肌硬邦邦地闪着黑红的光,像两块坚硬的盔甲,脸上充满了强壮男人特有的自豪感。  小姬谄媚道「大哥,你好壮啊,我的大腿还没有你的胳膊粗!」明目张胆的说出后面的话:「我就是想让你这样的猛男拾掇我!」  操!这麽直接!大牛心裏明白这今天有豔福了!毕竟在外面不好办事,马上装作没事似的去了裏面的更衣间,还会对着小姬掏了掏鸡巴——大牛的原则是大鸡吧钓妞,愿者上鈎!  小姬岂肯放过,立刻跟着走了进去。只见大牛正脱那条红色短裤,微黑的皮肤,肚皮上一溜儿黑毛被块块腹肌撑着毛炸起来,当他拉掉短裤的一霎那,小姬知道,大牛是必须征服的至阳猛男,一定不能放过。那是个怎样的鸡巴呀!龟头的肉棱子翻翻着,大龟头泛着黑红色的光,通体又粗又长又黑,如何形容呢?就像一个涂了黑漆的玉米棒子,只不过头特别大,从视觉上就感觉到一种阳刚、健康和雄性的力量,一种要播种的力量。小姬死死地盯着他那两条黑毛粗腿间的大鸡巴,看着那个鸡蛋一样大的龟头和大鸭蛋一样的卵蛋。  「嘿!小骚货看啥呢?老子的鸡巴有啥可看的?你是不是欠日啊?」大牛故意装作换内裤,同时留意着小姬。  小姬被大牛从恍惚中唤醒,脱口而出「好大的鸡巴啊!。」  「日!小骚货,想男人的鸡巴想疯了!」他淫蕩的一笑,又自豪地晃晃胯下的大肉肠,「老子的鸡巴确实大,在老子的老家都有名,人家都叫老子「牛鸡巴」听说鸡巴大有福,哈哈。今天在练习的时候就觉得你是个欠日的小婊子,果然不错,现在自己送上门了。」一边说一般把内裤换上!一副大鸡吧钓妞,愿者上鈎的样子!  小姬见大牛穿上了裤子,急了,走进王大牛,闻着他身上那股浓郁的男人味,「这就穿上了!我还没看够呢,我好想要啊!!」  「老子上次把一个女的肚子搞大了,费了好大的劲才搞定。所以,现在老子搞女人要一不带套,二不给钱,第三,不想有」事「要负责!」  「放心!我现在在安全期」  大牛已经一周没搞女的了,又没几个钱,请不起小姐。现在的他就是有一个母猪般的女的都想上!听小姬这麽一说,大牛那裏还等得及,,色欲攻心的大牛什麽也不说,一把扯掉小姬的外套,白嫩的大乳房露出了根部,一道深深的乳沟延伸到胸罩下。大牛一双牛眼就死盯着小姬的乳房。小姬看他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心中一阵窃喜,猛男上鈎了!很多肌肉猛男都是类固醇类药物吃出来的,他们的精液对小姬一点用都没有。而像王大牛没有使用类固醇类药物的肌肉猛男,长期练习力量和肌肉,通过运动刺激肌肉块生长,同时也刺激睾丸素的合成。日积月累,成了至阳猛男,是小姬练功绝佳的鼎炉。  大牛死的大喉结「咕嘟」地咽下一大口口水,大裤衩包裹着的那鼓鼓的一坨明显地涨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小姬的想象还是错觉——那两个鸭蛋大小的突起,他的大睾丸也胀了两下。她知道他起性了。  小姬趁机展开了诱惑攻势,「讨厌,把我的衣服弄坏了」说着将自己的外裤脱了,裏面竟然只剩小一条T字裤「让人家自己来吗?」  「我操!小骚货还真上道啊!穿T字裤!!」那T字裤前面窄小的布料勉强把小姬的阴户遮住。小姬故作害羞状,转过身去。T字裤的细线深深得陷入臀缝裏,整个大屁股完全暴露在大牛的视野内。  这个大牛马上又死盯着小姬刚刚露出了的部分屁股。那是一个让所有男人都会爱死的屁股,白如玉盘,圆若满月,丰满挺翘,从后面看就像一个大桃子。  小姬似乎很享受大牛野兽般的目光,故意扭动了细腰,晃动着屁股。大牛的眼珠像是被磁铁吸住了一样,跟着小姬的大屁股晃动着。  「妈的!勾引死老子了!」大牛一把将小姬抱起,沖向了更衣室内屋的休息室。小姬顺势把头枕在大牛的肩膀上,葱白般的手臂抱着他肌肉凸鼓的身子。  王大牛这个山东壮汉,一边走一边用一只手粗暴的把小姬的胸罩拔了,把小姬往床上一扔,连上身的大背心都等不及脱掉,马上将刚刚穿上的裤子拔了。  小姬一切都看在眼裏,「不要这麽急吗,这裏只有你和我,妹妹就是想逃也逃不了。今天我是你的,一定会让你操得尽兴的」  小姬一句话将猴急的大牛给稳住了,并让下身赤裸裸地大牛呈大字型躺在床上。大牛粗壮的臂膀搂着上身赤裸裸的妖豔小姬!  他们一个阳刚,一个阴柔;一个粗旷,一个娇弱;一个黑黝黝,一个白嫩嫩!小姬身上的香味,肌肤的滑嫩让大牛的身体起了变化。他胯下那根软塌塌的黑家伙,慢慢昂起了头,小姬在这几十秒锺的时间裏,目睹了公牛般男人的大鸡巴,从软到硬的全过程。那兇猛的大鸡巴正对着小姬,微微一上一下抖动着,如同一条巨蟒向小姬示威,向小姬宣战!  小姬张着嘴看着这根鸡巴的战斗状态。它起码有23厘米长,粗得不像话,大龟头上的肉棱子泛着红黑色的光,真是一根充满了生殖力的牛鸡巴,底下,的两个大卵蛋鼓胀而饱满。  这时大牛故意用大手撸了撸他那根牛鸡巴,也许是硬得难受,他往下按了按,那跟鸡巴就跟钢筋一样,啪地弹回到他的肚皮上,又恢複到与小腹成锐角的状态。  这简陋铁馆裏的休息室,密不透风,闷热得很,再加上王大牛现在色欲攻心,身上的汗出了一层又一层,在灯光下像涂了一层油,他那个宽松的大背心早就湿透了。小姬双手一直放在大牛的胳膊上,在抚摸他强壮的臂膀。  「你把背心儿脱了吧。」  大牛忽然傻笑了一下,这笑转瞬即逝,透着点狡诈,粗野的狡诈,是雄性动物爲了赢得生殖权力而表现出的狡诈。他巴不得快点把那身牛肉展现在美丽的女人面前。  「嘿嘿,那老子就光膀子了啊,骚货可不要被老子这一身的腱子肉给吓到。」王大牛大手上下一翻,就把那件大背心扯掉了。  小姬看着光着膀子的大牛,小嘴再次微微张了张,不等不承认大牛的身体充满了男性美, 厚实得像一座城墙。他的肌肉就是坚硬的砖块,尤其是那扇面形的宽肩,上面的胸肌像是扣在案闆上的两口大铁锅,黑黑红红,胸肌下沿的乳头如同1毛硬币般大小,周围被一大团乳晕包围,其顔色像黑巧克力。  小姬半响才说:「瞧你热成这样,我来帮你擦擦汗吧。」  大牛看向小姬,经过他雄壮的大鸡巴和喷燃的肌肉的的挑逗,小姬面若桃花,粉嫩嫩的小脸浅笑弯弯,他一下性欲大起,一伸手就把小姬搂进了他的怀裏!  小姬穿着仅有的一条T字裤,惊叫一声坐在大牛的腿上,被他紧紧搂在怀裏。大牛喘着粗气,闷声闷气地急说:「婊子,你真漂亮,今晚可让老子解大馋了!」  小姬故作矜持地使劲地打着大牛,喊道:「你干什麽!放开我!」那小粉拳打在大牛身上跟挠痒痒一样,他单用一只粗胳膊就把小姬牢牢地禁锢在自己的怀裏,「操你妈,装啥呢,老子知道你想死我这一身的肌肉!操你妈!你真他妈的骚啊!!老子就是喜欢操你这样的骚货!」 王大牛看着憨厚,其实不知玩过多少女人了,当然一眼就能看穿小姬。  小姬就上半身赤裸在大牛汗津津的怀裏,小姬看着大牛,而大牛则死死地盯着小姬的那对大奶子!  突然,大牛「嗷」的一声,血盆大口咬住了小姬的一只奶子,毛喳喳的胡茬刺激着小姬细嫩的皮肤,蒲扇般的大手狠狠地捏住了小姬另一边奶子,用力地揉搓着,一边享受他还不忘一边评价,奶子都堵不住那张大嘴:「骚货……你的奶子真好啊……粉嫩嫩的……老子媳妇的奶头子早就被老子揉搓黑了……」  「媳妇?猛哥哥这麽年轻,就有媳妇了?」  「老子今年25,我们乡下只要不读书,20来岁就基本上都结婚了。」  「那你还和我。。。」  「操,是你个小骚货先勾引老子的。再说,老子一个人来城裏打工,媳妇在乡下,远水救不了近火啊!老子这牛鸡巴一天不日都憋得慌,我他妈又一周没搞女人了,憋死老子了!」  大牛实在而强词夺理的回複让她好笑,再说,小姬就是来榨取大牛的精液,又不和他做长久夫妻。大牛有没有媳妇对她无关紧要。  于是,小姬把大牛的闆寸头按在自己的胸前,万般享受地大大地歎着气,却什麽都没说,但她摇头晃脑的表情说明一切。  看着小姬坐在大牛怀裏,乳房在大牛的大嘴和大手裏被玩来玩去,挤压揉搓。这场景就如同一颗嫩苗倚靠着一颗参天的大树,或者一株小草倚靠着一座巨石。因爲小姬的纤细嫩白,大牛的粗野强悍。  大牛慢慢伸过手,拉过小姬的手,再慢慢地放到自己裆部那鼓鼓囊囊的一大坨上——那对睾丸好大啊!!小姬忍不住用力揉搓着它们,同时,将前臂靠在大牛那粗壮的肉棒上,感受到王大牛那根大鸡巴的热量与生命力。  「小婊子,老子的鸡巴大不?」大牛见小姬一手捂着他的鸡巴不说话,脸上泛起坏笑,「大不大?粗不粗?,老子会疼女人!」说着用他那只大手,捉着小姬的小白手,在他那坨巨大的隆起上摸来摸去。  王大牛嫌不过瘾,飞快地站了起来,挺着自己的大肉棒,赤裸裸地站在小姬面前。  小姬擡眼看了铁塔般的王大牛一眼,由于那个铁馆没有淋浴,王大牛没有洗澡,小姬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热量和气味,那是一种壮实健康的男人做完重体力劳动后散发出的味道。她又含羞地低下了头。  王大牛嘿嘿一笑,再次抓住小姬的手——这次是两只,摸向自己已经完全勃起的鸡巴,好大一根牛鸡巴,通体黑红,真跟老玉米一样粗,龟头泛着钢铁一般的青光,硬挺挺地和主人的小腹呈一个锐角。  小姬的小白手摸上了这根大鸡巴,王大牛全身一颤,马眼裏挤出一滴透明的液体,小姬闭着眼睛,在他的引导下慢慢地摸遍这根阳具,这根小姬两只小手上下握住都露出一大截的种牛鸡巴。  王大牛又把小姬的手引向他的睾丸,那两颗黑色的大睾丸雄赳赳地吊在大牛粗壮的两腿之间,饱满的像两颗鸭蛋。  小姬轻轻握住这两颗睾丸的时候,王大牛不失时机地说:「骚货,老子的卵蛋子大不?裏面全是男人鸡巴水,老子尿的鸡巴水儿特多,特容易就给娘们种上,和老子相好的一个城裏小寡妇,一天忘吃避孕药就怀上了,前两个月刚打掉。」大牛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全是自豪的表情。  小姬这时估计是憋忍不住了,两条玉腿来回打晃又互相摩擦,跟憋尿似的。大牛看準时机又再问了一遍:「淫货,老子的鸡巴大不大?  小姬实在忍不住了,轻哼一声」大!「向下就倒。 大牛嘿嘿笑着,挺着鸡巴雄赳赳地进一步逼近小姬,」小骚货,你别怕,老子大牛有的是劲儿-,你就只管乐,别怕!「  小姬这时候哪还有反抗的力气,她已经被那根大鸡巴勾动了春心。王大牛嘿嘿笑着,一个饿虎扑食就把小姬压在了身下,双手一用劲,哗啦一声,小姬的T字裤也被大牛被彻底撕开,抓在了手裏。  小姬打心眼裏喜欢王大牛的粗鲁,又佩服这小子有种。王大牛闻了闻那条粉红色的小T字裤,嘿嘿一笑,说:」骚婊子,都湿透了,刚才坐在老子腿上的时候老子就觉得了,没想到这麽湿。「  「婊子,你的屁股真好!」王大牛再次直盯着小姬的屁股,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这小子又开始犯楞了,胯下的鸡巴翘的老高,好像又胀大了一圈。大牛盯着小姬的光屁股,突然跪起来把小姬的两条玉腿扛上了自己的肩膀,小姬嘤咛一声。  王大牛跪在小姬屁股前,女人两条修长嫩白的大腿被他扛在熊一样宽厚的肩膀上,他把闆寸头凑近了小姬的屁股,看了半天,冒出一句话:「好地,真是好地!」  小姬不解,也不说话。大牛用两只大手揉搓着小姬的屁股,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骚货这屁股又大又圆又白又翘,跟大桃子似的,骚货的屁股都没这麽大,这麽好的屁股一定好生养!骚货,这就行了,你有块好地,老子这头大牛有个铁犁还有好种子,咱一定能让你生个大胖小子。」                              第二章 大牛的第一炮  小姬被他傻乎乎又透着自豪的语言逗笑了。这时候王大牛忍不住了,叫了声「骚货,老子要日了!」就要把他那小拳头一样的龟头往小姬屄裏挤,疼得小姬大叫一声,双手死命要推开大牛。  大牛哪是她推得开的。小姬那几下打在他身上跟挠痒痒一样。他也不用手扶鸡巴,两只膀子死死夹住小姬的腿,任她在他身后白白乱踢一通,双手撑着床,从容不迫地把他那根大鸡巴往小姬的屄裏面挤,一边挤还一边说:「骚货的屄真嫩啊,嘿嘿,真好看,没啥毛儿,唉……这紧实!」  大牛正在小姬胯下拱着,看着小姬欲拒还迎,楚楚动人,更多是娇羞,大喜过望,那根本就异常粗大的鸡巴又硬了几分,这下更进不去了。他只好在龟头上抹了把吐沫,又继续往裏顶。  小姬的表情故意装着有点疼痛,任王大牛又折腾了几下,歎了一口气,心裏想:「还得老娘出马。」伸出一只手,到胯下抓住大牛的鸡巴,引着他顺着自己的节奏往裏送。  王大牛的那根大黑鸡巴,在一只嫩白小手的引导下,刺入半个龟头;退出来,再刺入一个龟头,再退出来……每次多进去了一点,但不多。  这样几次之后,大牛哪裏还忍得住,趁着大半个龟头都进入了小姬的阴道,叫了一声「骚货,老子来了!」只见他那个大黑屁股上的疙瘩肉一鼓,生生把半根牛鸡巴插进了小姬的屄裏,这还不算,他也不管小姬惊叫哭喊,挺动熊腰,把鸡巴撤出来一截,随后又更加用力地刺入小姬的阴道,这麽来回几次,纯用蛮力,终于把整根鸡巴都干进了小姬的身体裏!  大牛正被小姬的阴道夹得飘飘欲仙。小姬感到下面充实异常,嗔道:「猛哥哥的鸡巴好猛啊。。。啊哦!」  大牛嘿嘿一笑,抽插动作起来,没想到刚动没几下,小姬又一声「哎呦妈呀!」全身抽搐,眼睛翻白。大牛停止了操弄,叫道:「骚货,夹得我真鸡巴痛快!」  原来小姬怎麽可能刚被大牛的鸡巴操进身体,就高潮了。这是小姬故意制造的假高潮,满足大牛的大男人心态,满足他的虚荣心。  小姬双颊泛红,假装清纯的问「猛哥哥,小姬刚才这是……」  「嘿嘿,骚货,你刚才这就是尿了,娘们被汉子日的舒服了,就会尿骚水。」  「骚货,痛快不?」  「恩,痛快…我还要…」小姬心不在焉回答,心裏则想着:「快点给我操!废话那麽多干嘛,挺起你的大鸡巴有力的操姑奶奶吧,姑奶奶等着你累得趴在我身上求饶!」  「嘿嘿,骚货放心,老子今天晚上一定不惜力气,让骚货把骚水全尿出来!」  「你……羞死人了!」小姬简短的回複大牛。  「嘿嘿,骚货,老子可开始日勒!」  说着大牛这小子就开始挺腰,他那根黑鸡巴狠狠地操着小姬。小姬细嫩的阴唇吞吐着这根青筋暴露的阳物,胯下和床上,鸡巴和主人,同一个事实:黑大汉正在奸淫娇嫩的女人。  大牛咣咣咣上来就先大开大阖的一顿猛操,把休息室的床干出吱呀吱呀的响声,创造出这麽气壮山河的声音。  「骚货,你的屄真嫩……嘿嘿,老子这辈子只操过一个处女——我老婆,给她开身子比给你还容易呢……嘿嘿……骚货的屄真紧,真会夹……骚货,老子鸡巴上有血,你是处女啊?!操你妈,老子今天捡大便宜了!骚货,你真是嫩啊!」  这时大牛和小姬的交合处除了啪啪的撞击声音,又逐渐传来了水声。原来是大牛的鸡巴抽出来的时候,上面有些透明的浆水,中间还夹杂着血丝。  小姬心裏暗暗想道,「大惊小怪,男人不就是有处女情结吗?我满足你点要求太容易了。」不搭理大牛。不过这壮汉的牛鸡巴把小姬的阴道撑得这麽大,操得这麽深,小姬倒是体会一些男女之事的乐趣。  「骚货……你又出水儿了,骚货,听……老子的大鸡巴在日你的小水屄!」  大牛似乎有点不满小姬又陷入沈默,他还以爲小姬害羞。  大牛故意把身子放低,趴在小姬身上,就在他火热的身体压住小姬的时候,小姬一声充满快感的嘤咛。  「嘿嘿……」大牛淫笑着,用自己坚实的胸膛在小姬丰满嫩白的身上碾轧着,壮硕的胸肌像两块被烤热的大石头,磨蹭着小姬的乳房,让她娇喘连连。同时,他使出牛劲儿,狠狠地撞击着小姬的身体。  小姬的肩膀还没有大牛的一半宽,大牛的大膀子死死压着小姬的肉体,看着他的玉米棒子一样的鸡巴在小姬的屄裏狠狠地出入,每次出来都带出一串骚水,看着他的两个大睾丸像古代的攻城锤一样有力的砸着小姬的肉体,「骚货……乐不?……乐就喊出来。」大牛使着牛劲儿,汗水蹭到了小姬身上。  「……」小姬貌似还在坚守着什麽,其实是这是小姬惯用的欲拒还迎。因爲她现在的角色是大学妹,她在扮演这一角色。  大牛在一段猛插之后突然停住,把鸡巴抽离了小姬的屄眼,拱着屁股用大龟头蹭着小姬的尿道、阴唇。上身依然紧紧压住小姬,全身的疙瘩肉把小姬压得娇喘连连,又舒服无比。    小姬忍不住了。  「我……!要!」  「骚货,想要啥?」大牛嘿嘿笑着。 「要……」  「骚货,说:」我要汉子的大鸡巴。「」  大牛一拱屁股,把鸡巴头顶进了小姬的屄裏,磨了一阵子,马上又抽了出来。  「骚货,你要老子的啥?」  「我要大鸡巴!」  「要谁的大鸡巴?」  「要你的,要猛哥哥的大鸡巴!」  「老子的鸡巴咋样?」  「你的鸡巴太好了!」  「老子的鸡巴咋个好法?」  「你的鸡巴又热又大又粗又硬,你的鸡巴一捅进来我就浑身发抖!」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大牛一鼓作气使劲撞击着小姬,小姬就如同风暴中的小船,快感如潮水般涌来。  小姬觉得是时候放开了,于是伸手揽住了大牛的膀子,叫起床来: 「哎呦……大牛你可真有劲儿啊……大鸡巴……真硬啊……操我……操死我……大牛……牛鸡巴……真壮啊……肌肉真棒……操死我了……我喜欢壮汉……有劲儿……啊……操到屄芯儿裏了……大牛……你真是好汉子……你是真汉子……真男人……大牛……使劲……」  大牛嘴裏也不閑着,这个粗野的山东汉子,一边喘着粗气使劲拱着小姬,一边粗话连篇:「骚货……骚娘们……老子日死你……老子日死你……真紧啊……真会夹鸡巴……男爷们……还是得有个壮身闆……和大鸡巴……要不…白来世上……走一遭!」  「你真坏……操着别人的小穴……还说骂我骚货……」  「嘿嘿…老子喜欢自称老子,也喜欢把老子日弄的女人叫骚货…骚货你说…行不行」  「哎呦……行……对……操……我…用力啊…」  「嘿嘿……骚货……老子的龟头子磨得你的屄芯子……爽不爽?」  「快活……死了……我要,我要你鸡巴裏的精华!」  「嘿嘿……骚货…不要急…老子一会儿就这麽一边磨你的屄芯子……一边往裏面尿鸡巴水!」  「唉……唉……」小姬这时故意显得有些狂乱,手脚乱动,大牛却如同一块坚硬的盘石,压住小姬「骚货我要让你知道女人越被压越快活,男人越强壮,女人就越乐。」  这时,小姬的手如同找到了一块浮闆似的,揽到了大牛的背上,男人壮实肌肉的热量和手感让她在快感的浪潮中感到了一丝安全。  大牛城门般宽厚的虎背上,出现了小姬细嫩的双手,在无意识的抓挠,大牛的背阔肌非常发达,脊背上的肌肉隆起硬实,上面都是汗水,如高山大川。  小姬的小手无助地抓着,抚摸着。一种阴与阳的完美结合。  大牛似乎感觉到了小姬的高潮又要到了,又说了起来: 「骚货……老子日的你舒服不?」  「……舒服死了……」  「你叫老子啥?」  「我的男人……老公……啊……丈夫……好老公!」  「嘿嘿,骚货……你们城裏人那套……老子听不惯……被老子日过的……都叫老子亲汉子。」  「我的亲汉子……快操我……啊……我要死了……我的大公牛!」  「老子日……日你个小骚逼……日烂你个小骚货……日死你……日!」  大牛越来越使劲地拱动那个黑色的肌肉屁股,就如同一辆肌肉坦克一样碾轧着小姬,伴着小姬的淫水声儿,是肉体撞击的啪啪声。  「日你娘……小骚货……喜欢老子的大鸡巴不?」  「喜欢……大鸡巴是我的天啊……我的天……!」  「想给老子生儿子不?」  「我要给我的男爷们生儿子啊……」  「咋生啊?」  「让亲汉子的鸡巴……大鸡巴……给我下种!」  王大牛这时候浑身如同水捞出来一样,鸡巴上的快感传到周身,浑身热腾腾的肌肉疙瘩磨蹭着小姬细白的肉体,那个大闆寸头爽的摇来晃去的,方脸上牙关紧咬,牛眼通红喘着粗气,使着牛劲。小姬知道他到了最后关头……  「咱的鸡巴够大……咱的鸡巴够硬……老子把你日弄得好不?」  「好……」  「老子的大铁犁犁得你好不好?」  「铁鸡巴……汉子……」  「老子这头大牛有劲儿不?」  「有劲……大蛮牛……操死我了……」  「要生儿子不……」  「要……」  小姬玩男人的手段真是太强了,从头到尾都顺着王大牛!生儿子!笑话!!小姬的几个谎言和假高潮就将王大牛牢牢地控制在她的鼓掌之间。  现在是时候第二次假高潮了。  只见小姬紧紧抱住王大牛的背,又一次假高潮了,比上次更猛烈,小姬全身抽动,翻着白眼。阴道裏王大牛的那根牛鸡巴像到了天堂一样。  「日……老子的鸡巴……真痛快……小嘴儿似的……老子日烂你的小骚屄!」  王大牛最后使尽全力挺动了两下,只见插在小姬屄裏的那只大鸡巴,猛然暴胀,青筋直蹦,像一把军刀刺破敌人的心髒一样用力地全根而入。只听他大吼一声: 「日你娘……骚货……给老子生个大胖小子!」  王大牛的屁股绷得紧紧,两个大睾丸突然提紧,猛然收缩又放松,收缩又放鬆,可以看到他的鸡巴一翘一翘的,正在往小姬的阴道裏射精。  「啊!我的大蛮牛,我的壮汉子,你终于射了,给我,都给我!」小姬高兴地吸着王大牛射出来的股股浓精,心中还数着他射了多少杆。  「日……日死你……」  王大牛神智不清的嘶吼着,死死地抓住小姬大奶子,他的鸡巴挺了30多下,射了快半分锺。小姬第一次和王大牛上床,在第一回合中竟然从他那裏榨出这麽多精液,也有点震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