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视频,图片,小说

[仙剑虐侠传]第四十章白河村淫夜 第四十一章玉佛寺里有妖珠

时间:2020-01-15

仙剑虐侠传第四十章 白河村淫夜作者区:老狼  ——————————————————————————-  等李大淫魔回过神来。这钓鱼的比试已经结束了。结果自然是完败。不过他心中另有所想。故而毫不在意。只是指挥着韩梦慈收拾东西。另一边。钩子也走了过来。这家伙到是简便。只见他用小孩嘘尿的姿势抱着全身赤裸的阿娇,那根天赋异品的肉棒还留在阿娇的小穴之内。粗长的茎身将少女娇嫩的小穴撑到极限。小穴的周围粘满了白色的汙痕,可就算这样,钩子的肉棒仍然有一节露在外面。那青筋暴露的茎身看得李逍遥既羡慕又嫉妒。  阿娇似乎已经被彻底干软了。可爱的小脑袋歪在一边,俏脸通红,酥胸缓慢得起伏着。全身上下就跟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满是汗水。随着钩子的步伐。小嘴里不停得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两个淫魔互相打了招呼,结伴回去。到了门口时,那小童正牵着赵林两女从屋子里面走出来。别看前前后后干过了N多次。可此时李逍遥一见之下。仍然是眼前一亮。  两女都刚刚洗浴过。头髮湿淋淋的披在脑后。眮体上挂着水珠,浮现着淡淡的红晕。如同出水芙蓉一般诱人。她们身上只有一件小肚兜,赵灵儿是天蓝色的。林月如是月白色的。肚兜似乎是故意选择了小号尺码。让两女胸口那两团高耸显得十分突出。彷彿动作一大,就会破衣而出。  她们的双手被绳子在背后捆着。嘴里咬着塞口球。白嫩的双腿并在一起,正在缓慢磨擦着。她们的脸蛋也红得要滴出水似的。一看就知道刚被餵过春药的关系。  赵灵儿站在右边,擡着嫀首。一双大眼睛眼光流转,彷彿带着无穷的诱惑。林月如则站在右边,低垂着脑袋。好像羞于见人。只是在那里低声呻吟,抵挡着药物的侵袭。  两个美人都是一见倾城,再见倾国的绝色。又有着各自不同的风韵,两人若得其一。就算不虚此生了。  韩钩子也不客气,架着阿娇大腿的手向前一伸,一把抓住牵着林月如的链子。沖李逍遥嘿嘿一乐。就要往卧房方向去。哪知道阿娇原本就精疲力竭,全靠他手的力气撑着。这股子力气一失,少女娇小玲珑的身躯猛得向下一坠。钩子那原本虚插入一小半的狰狞肉棒竟几乎整个没入少女的小穴之内。阿娇哪里还受得了这个。当场就发出一声惨叫。秀美的脖子仰起来。而后又歪到一边。直接晕了过去。让李逍遥更吃惊的是,这钩子见此情景,居然哈哈一笑。将另一只手也拿开,阿娇还在抽搐着的双腿立刻垂下。竟然直接挂在了钩子的肉棒上。  妈妈的。这是什幺样的力量啊。竟然只靠着挺立的肉棒,就支撑起一个少女的重量。李逍遥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他这边是因为嫉妒红了眼,另一边的林月如却也红了眼睛,她害怕。韩钩子的肉棒的威力她下午就已经领教过了。粗大姑且不说。还比正常人要长上一节。再加上向上弯着的龟头。随便干几下就能轻易顶到自己的花心。几十下下来连顶带刮,就能把自己送上高潮。下午只一个时辰,自己就被干得晕死过去。如果要是一晚上。。。。。。  林月如想到这里。双腿就跟灌了铅似的。一步都不肯走了。乌溜明亮的凤眼求饶的看向李逍遥。可让她心里气苦的是。李逍遥躲避着她的目光。牵起赵灵儿逕自走了。  王八蛋。天杀的混蛋。卑鄙无耻的小淫贼。林月如几乎就要破口大骂。看转念一想。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人玷汙过。还被妖怪调教成了性奴隶。这身份,难道还能要求他什幺呢。。。。。。正想着,一只大手突然伸过来。抓住了她右边的酥胸揉弄着。  "啊。。。。。。"林月如刚被餵了大量的春药。一直强忍着慾火才坚持到现在。如今被钩子的大手一抓,只觉得一股子热浪立刻就席捲全身。小穴。后庭。酥胸无一不热。  "怎幺样,小美人你想不想被我干啊。不想得话。我就回去了。"钩子淫笑着说道。  林月如咬着嘴唇,目光微微下垂,正好看到阿娇那被肉棒撑到极限的小穴。本来就通红的脸红得更加厉害了。  如果被这幺大的东西插进去。。。。。。林月如不可控制的想道。她夹紧了大腿。可丝毫不能缓解下身的空虚感。  "我。。。。。。"林月如最后那点尊严仍然影响着她。让她无法像一个不知廉耻的妓女一样主动求欢。  "不愿意的话。我就回去了。等等让小童把你捆在柴房里过夜。"钩子将放在林月如酥胸上的手拿开。把昏过去的阿娇从肉棒上拿下来抱在怀里转身走了。  在自己胸前肆虐的手离开。酥胸立刻就热得厉害。林月如简直难过的要死。如果这样子被捆在柴房里一夜,自己一定会发疯的。。。。。。  "走吧。你这个不听话的奴隶。让我在老师面前丢人。等等看我如何收拾你。"小童牵起林月如的链子。一边拉着她离开,一边恶狠狠的说道:"等会儿我再给你灌点药。然后把你全身捆好涂满蜂蜜,找几只羊来舔。。。。。。"  林月如听得心惊胆战。哪里还敢跟他走。可她被灌了春药,已经全身发软。这小童的力气又出奇的大。不管如何挣扎,还是让他一步一步牵向柴房的方向。  "不要。。。。。。我听话。我听话。饶了我吧。"林月如大声的求饶道。  "想被我干了吗?"已经走到房门口的钩子淡淡的说道。  "。。。。。。"林月如垂着脑袋说了句什幺。那声音比蚊子还轻。  "不说的话。把她带走。"钩子命令道。  "不要!我说。。。。。。我说。。。。。。想。"林月如红着脸说道。  "想的话。自己走过来。快点啊。我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钩子说道。  "是。。。。。。是的。"林月如听到这话,就想迈开步子走过去。可没想到那小童竟然拉着链子。  "干。。。。。。干嘛。。。。。。"林月如委屈的问道。  "想这幺走,没那幺容易。"小童阴森的一笑。一把将林月如推到在地上。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根大号的木製淫具,强行分开林月如修长的双腿。狠狠地插进她那淫水氾滥的小穴里面。这还没完,小童又从包里拿出两捆绳子。将林月如的大小腿捆在一起。再将她的身体扶正。  这样子怎幺走啊?林大小姐傻了眼。她此时是个半蹲的姿势。两腿分开。大小腿并在一起被捆着。后脚掌被迫擡起。只有前脚掌着地。再加上双手又被捆在身后。小穴里还插着木製淫具。别说是走过去了。就连保持现在的样子都很难。可如果不走过去。那小童一定会狠狠惩罚自己的。林月如彻底屈服了。她无比努力的移动着。一点一点向钩子蹭过去。每移动一小步,下身的淫具就会点在地上。插得她呻吟一声。走到离钩子大概还有5。6步的距离。林月如的腿颤抖起来。全身越来越热。小嘴里不停发出娇喘声。  拜託。来干我吧。什幺都行。林月如这幺想着。可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能走过去。他们是绝对不会怜惜她的。  最后的路程林月如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完的。她只记得。自己一到地方就瘫软下来。然后就被钩子抱起了屋子里。连绳子都没解,下身的木製淫具被拔出扔到一边儿,钩子的奇特肉棒立刻冲了进来。再之后。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就将她的意识吞噬。。。。。。  听着隔壁屋子里林月如甘美的娇喘声。李逍遥的心都在滴血。他不喜欢这幺做。可却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可恨的老东西。总有一天老子要杀了你!  至于现在。。。。。。先奸你这个可爱的女儿吧。李逍遥恶狠狠的想着。  紧得跟处女一样的小穴,等我杀了你老子。把你弄到妓院去。估计会很受欢迎的。李逍遥一边耸动着腰,一边想道。  韩梦慈的小穴又暖又湿。的确带给他不少的快感。李逍遥心情不好,也不管什幺怜香惜玉,只是一直激烈的干着。时不时拍打着韩梦慈雪白的臀部。  "嗯。。。。。。啊。。。。。。啊啊。。。。。。"韩梦慈大声的叫着。她的脑袋埋在枕头里。眼睛被黑皮蒙着。身体朝下。屁股高高翘起。双手被捆在背后。全身上下不着一缕。正以无比羞辱的狗爬姿势被李逍遥玩弄着。  李逍遥的大手不时搓揉着少女的乳房,手指夹起那挺立的蓓蕾,这些动作都让少女的喘息声更加悦耳动听。  在这里充满了精液气味和汗臭的房间里。悦耳动听的声音并不只有韩梦慈这一处。  在屋子的另一边,赵灵儿的肚兜已经被脱下扔到一边,全身赤裸着。双手反剪在背后被一条红色的绵绳绑得结结实实。丰满的乳峰被胸前呈倒8字形的绳子勒得高耸挺拔。粉红色的蓓蕾处还残留着白色的奶汁和被牙齿咬过的齿痕。赵灵儿两条白嫩的大腿左右分开跟小腿绑在一起,大大敞开着的小穴周围有些红肿。一条怪虫正趴在少女的小穴上。四肢爪子勾住两边的嫩肉。如同蝎子尾巴一样的东西插进少女的小穴之内。正在飞快的抽送着。带起一串串水声。  赵灵儿的眼睛与韩梦慈一样被黑布蒙着。小嘴里不时发出舒服的呻吟。虫子黑黝黝的尾巴每一次进出。都让她摆动的翘臀迎合着。看她这副淫态。就算让她知道此时正被食淫虫干着。也许都不会在乎。  这食淫虫的尾巴只比成人小腿细上一点,如今却整个埋入赵灵儿的小穴中。而着赵灵儿也丝毫没有痛叫,只是不停发出舒服的呻吟声,好像被这种巨物塞入让她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似的。正真是天赋异品,如果换了寻找女子。别说得到快乐。只怕才一插进去,就会插爆小穴直接死掉。  水声越来越响。插到后来。赵灵儿的小穴就跟喷泉似的。每一次巨根挤入,就会喷出几股淫水来。没过多久,她所在的地上就积了满满一大滩子。可这一人一虫好像才只是刚刚开始似的。虫更加卖力的猛干。人也挺着腰身迎合。一时之间,到真有几分郎情妾意,如鱼得水的意味。好像着赵灵儿就是食淫虫的乖乖小老婆一样。  娘的。这婊子多日不见。变得更加淫贱了。李逍遥看着一人一虫淫水飞溅的场面。只觉得一阵阵噁心。他做出这幺大牺牲,就是为了能找到机会让食淫虫吸取赵灵儿身上的灵力。下午虽然也跟钩子互换过。可时间太短。钩子又在身边,他根本就没机会出手。只得让阿娇跟林大小姐再委屈一晚。别看李大淫魔平时卑鄙无耻。好色如狗。可对自己开苞的女人还有几分感情。其中林月如的脾气性格更让他喜欢。平时根本不捨得让别人干。如今却要让钩子这种人欺负一晚!  李逍遥心里那个恨啊。正面打又打不过钩子。而且还要求他配独门灵药-六神丹不能翻脸。别提多憋屈了。连带着把赵灵儿也恨上了。进门后只吸了吸奶水。连干都懒得干得。把两女捆好。眼睛一蒙。就跟食淫虫一人一个。各干各的去了。  不知如果有朝一日。这两人恢复记忆。想起今天的场面,又做何感想。 仙剑虐侠传第四十一章 玉佛寺里有妖珠——————————————————————————-  第二日。  李逍遥等人聚集在韩钩子的房间里,正听他指着地图讲解着。  "这里,是骆记米仓。"钩子指着图中的一处地方说道:"后面有一处小桥。过了此桥。往北走便是玉佛寺,往东方是黑水镇。"  "啊∼"李逍遥打了个哈乞。睡眼朦胧的看了看钩子指的方向,点了点头。这家伙被迫将林月如跟阿娇给韩钩子玩弄,心中窝火。晚上让食淫虫吸取了赵灵儿体力的灵气后。就没有再XXOO的兴趣了。本来是打算早睡。可谁承想隔壁的钩子动力十足,自从回房之后,林月如跟阿娇的叫床声就没有断过。此起彼伏。弄得李逍遥翻来覆去,心中恼火,一夜都没睡好。第二天起来眼圈黑得跟熊猫似的。  如果换了别的女孩,也许李大淫魔也就忍了。可林月如这等人间绝色。早就已经被他划成自己的禁脔,岂容他人染指。这种日子,他一天都受不了,故而才一起床,就向钩子提出去玉佛寺的提议。  钩子一口答应。并主动承诺为李逍遥配置自己的独门灵药-六神丹,只等他自玉佛寺求得药引,就立刻动手。爽快的让人吃惊。  "不过。。。。。。你们不要往西南方向去。"钩子指完了路后,开口道。  "为什幺?"李逍遥问。  "西南方的鬼阴山原本是本地山贼的聚集地。可最近突然出现了一群来路不明的苗人,他们将山贼赶跑后,便佔据了贼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苗人怎幺会出现在这里?"一旁站着的林月如问道。  "我也不清楚。反正你们不要靠近就是了。"钩子摇了摇头道。  "明白了。反正我们的路途并不经过那边。"李逍遥再次确认了一遍地图,跟钩子告别。引着阿娇与林月如两女一起出村,往玉佛寺方向而去。  这条路他们来时就已经走过。转过骆记米店,登上小桥。往北而去。  北边这路越走越是幽密,显然不是原有的官道。而是后来人自己修出来的。路上安静非常,别说行人,就连鸟兽都不曾见过。日上正午,原本应该猛烈的阳光被两旁的树木一掩。看上去反而有些阴森的感觉。三人里面阿娇最是警觉,早已经暗自提气戒备,林月如也时不时左右看看。只有李大淫魔大步开走。也不知道他是艺高人胆大呢,还是脑子里缺根衔。  又走了一阵,只见一名僧人提着两桶水正坐在路边。李大淫魔眼睛一亮,连忙上前问道:"这位师父,请问此去是玉佛寺吗?"  那僧人擡起头来,突然一手放在胸前道:"阿弥陀佛。"宝号庄严,神情肃穆。赤诚的很。  李大淫魔吓了一跳。连忙回礼。然后又开口"大师,前方可是玉佛寺吗?"  "阿弥陀佛。"  "大师。。。。。。"  "阿弥陀佛。"  "我。。。。。。"李大淫魔张口结舌,才冒出一个字又被打断。  "阿弥陀佛。"  "你妈贵姓?"李逍遥气急败坏的问道。这句太邪恶了,弄得阿娇与林月如都噗哧一笑。  "阿弥陀佛。"  "我叉叉你个圈圈。"李逍遥终于受不了。一手一个拉起两女就往前走。走没几步,就听阿娇柳眉轻蹙说道:"这地方有古怪,不如咱们回去算了。"  "啊?"  "主人你看。"阿娇向后一指,李逍遥顺着看去,只见来路上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幺挑水僧人。"  "人怎幺突然不见了?"林月如一激灵,突然觉得有点冷,不由自主的向李逍遥身边凑了凑。  "我也不清楚。只是觉得有古怪。按理说。。。。。。"阿娇提起鬼头杖。  "我看没什幺。大白天的。怎幺可能会有鬼。一定是那个僧人突然走了。"李大淫魔托着下巴道。他才不管鬼啊怪啊啥的,只要能拿到智修大师的药引子。弄出六神丹来,将几女的小穴后庭成功改造了,别说是古怪的地方。就算真有鬼。精虫上脑的李大淫魔也会毫不犹豫的前进前进再前进。  也许是被李逍遥无所谓的神态所影响,两女都没有再提出异议,三人又向前走了一段。终于看到片精緻的围墙,墙内隐约传出梵音,气氛十分祥和。寺门上挂着大大的牌匾,不知道是哪个人写的,字全挤在一起又歪歪扭扭,弄得跟鬼画符似的。李逍遥辨认半天,才隐约认出:玉佛寺 三字。  三人擡脚正要进门,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一个约莫只有十五六岁眉清目秀的年轻僧人挡在门口。道:"俗家人请止步。"  幸好不是阿弥陀佛。李大淫魔吐出口气,说想求见智修大师。  "阿弥陀佛。"年轻僧人双手合十渲扬了一声佛号,开口道:"三位施主,方丈有事,此时不便待客。"  "哦?智修大师不在寺中吗?"李逍遥问道。  "方丈在寺中。"年轻僧人道。  "那为什幺不让我们进去。"林月如不耐烦的问道。  "这个。。。。。。年轻僧人结结巴巴道:"本寺规矩,男施主不得入内。如只有这两位女施主。那到是可以的。"  "啊?"李大淫魔一听就晕了。他只听说过寺里不许女人进,第一次听说居然还有寺里反其道而行之。这地方一看就是个淫寺。  "若是我一定要进去呢?"李逍遥狠狠说道。  "如若这样,就请施主试试。"年轻僧人无所谓的说道。  "等等。我们是韩钩子介绍来的。"眼看事情要崩,李逍遥连忙说道。  "哦?"年轻僧人双眼中精光一闪,态度立刻热情起来:"原来如此,为何不早说。韩施主介绍来的。自然没有问题。"  "。。。。。。"  "小僧法号智泽,添为寺中接引僧。"年轻僧人自顾自的说道。同时从衣内拿出几捆绳子出来丢给李逍遥。  "这是?"  "嗯?施主不知道吗?凡是入寺的女性,都要经过捆绑才行。"年轻僧人智泽疑惑的说道。  "你!"林月如一听这话,俏脸通红,跳起来就想发火。阿娇连忙拉住她使了个眼色。  李逍遥此刻已经确定这寺里有问题。他飞快的权衡了一下。跟阿娇低声议论一番,才拿出绳子,将两女的双手背在身后捆绑起来。  智泽双手合十也不来帮忙,等到李逍遥捆绑完毕,才走上来检查一下两女绳索的牢固程度。动作小心翼翼的,也不曾趁机揩油,原本一脸怒色的林月如撇了撇嘴。脸色好了很多。  "阿弥陀佛。请三位施主随小僧来。"智泽道。  几人一同走入玉佛寺,寺内的装饰与正统的佛寺没有区别,指归阁,大雄宝殿,藏经楼等等建筑一应俱全。处处结构严整,殿宇轩昂,黄墙黛瓦,气势庄严。如果不是入寺前要先捆绑的古怪规矩的话。。。。。。  另人奇怪的是。一路行来,居然没见过一个僧人。不知道之前在高墙外听到的梵音是如何出来的。李逍遥再精神大条也察觉出不对,他皱着眉头。暗地里从两女试了个眼色。手放在配剑边。  走过指归阁,来到宝殿后的西面楼阁内,直到最上首的禅修房前,智泽对着紧闭的大门道:"方丈,有三位俗客求见。是韩施主介绍来的。"  门内传出淡淡一声。声音极轻。李逍遥竖起耳朵,楞没听清楚说的是什幺。可智泽却是听到了。只听他说:"方丈準了,请吧。"说着,还顺便推开了门。空寂的禅房中,只有一床一炉,床中央端坐着一名身穿住持袈裟的僧人。  "靠!"李大淫魔几乎晕倒。他没法不晕,这穿住持袈裟的僧人容貌十分稚嫩,圆圆的脸蛋,根本就是个小孩子。  "嗯?"还没等李逍遥开口,那小孩子方丈突然睁开眼睛,只勾勾的盯着李逍遥,精光四射,彷彿看到了什幺人间美味一般。  "。。。。。。"李大淫魔嚥了口口水。突然觉得下身一紧,菊花隐隐做痛。几乎下意识就想转身而逃。  小孩子方丈的目光实在是太可怕了,就如同钉子般刺在李逍遥的身上,眼眸中一片炙热,彷彿燃烧着熊熊大火一般,一股几乎不可抗拒的逼人气势扑面而来。根本让人无法反抗。在这种可怕的气势面前,李逍遥感觉自己的一身武功就像个婴儿般无力。双腿如同灌了铅一样,一步都不能动。  这是多幺强大的BL气场啊∼(话音落下。一匹老狼立刻被无数的香焦皮和板砖淹没)  李逍遥只觉得眼前一花,小孩子方丈竟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以他的武功,居然没看到这人是如何从床上下来的!  "!!!!????"身经百战的李大淫魔惊愕之下,几乎下意识的就想拔剑。  "阿弥陀佛。"小孩子方丈笑瞇瞇的伸手按在剑柄上。看起来轻飘飘的。但力道之大。根本无法形容。  李大淫魔反应也不慢。见自己无法拔剑,立刻就腾起身来,向后跃去。企图拉开距离。可让他目瞪口呆的是,那个诡异的小孩子方丈好像粘在他身上似的。不见有什幺动作。竟然又到了他眼前。  他喵的,今天真见鬼了。李逍遥悲哀的想:"完蛋了。没想到我一世英明竟然毁于此处。不甘心啊。本文居然会以如此的方式结束。我叉叉作者!不就是因为最近没有进贡美女犬吗,居然变态到要搞基的份上。可怜我的菊花。。。。。。呜呜呜呜呜。"  ——————————————————  完∼      不用看。真没了。      那是不可能的。  ——————————————————————————-  "施主,你这东西是从何而来?"扑近的小孩子方丈自李大淫魔身上抓出食淫虫来。厉声问道。  "啊?"李大淫魔已经吓傻了。左右看看。发现阿娇跟林月如两女都一幅巖石一般的表情。对他的目光毫无反应,就跟被定格了似的。  "不用看了,我已经点了两位女施主的穴道。除我之外。没人可以解开。你告诉我,这东西是从何而来!"小孩子方丈急躁的问。  "这个。。。。。。"  "快说!你怎幺会有此物的!这东西对我非常重要,你若告诉我。我自会报答于你。"小孩子方丈连忙说道。  嗯?眼见这个怪人无意伤害自己,李逍遥的魂儿才算飘回来,庆幸自己小命(菊花?-ˍ-)保住的同时,他的脑子又活跃起来,这个小孩子武功诡异出奇,但从他的话上看。根本就是个不经事故的小屁孩,别人还没说话,他自己已经急不可耐的将底牌一股脑的全部都抖出来了。  对付这种人。咱熟啊∼李逍遥眉开眼笑的想。这当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天不绝我也∼  "这个嘛∼我想想。"李大淫魔装模作样的想着。  "快快快。我会报答的你的。这对我很重要。只要。。。。。。"小孩子方丈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被大灰狼盯上的小红帽。把自己能报答的东西跟倒豆子一样,都跟李逍遥说了一遍。生怕他不知道似的。  李逍遥那个美啊,一边听一边笑。就跟捡了个生金蛋的母鸡一样。  眼看再也搾不出什幺东西来了,李逍遥才慢条思理儿的,将脑袋凑到小孩子方丈的耳边。把食淫虫的来历说了出来。  "嗯?你是说。你是从一个小男孩身上得到此物的?"  "正是。"  "可不对啊。我在此物身上,明明感觉到了女娲族的灵气。女娲一族全是女性,怎幺可能是个男孩子?"名叫智修的小孩子疑惑的问道。  "你知道女娲族?!"李逍遥吃了一惊,连忙问道。  "自然,你这东西上有女娲族的灵气,是医疗我身上暗伤最好的东西之一。可惜其中的灵力太少了。。。。。。如果有位女娲族女子可以让我用来疗伤的话。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智修说到此处,遗憾的摇了摇头。  "嗯?你若是能将暗伤治好,又会如何?"李逍遥问道。  "自然是回去找鬼王那个王八蛋报仇,那个混蛋,200年前趁我练功时偷袭于我将我重创。这笔帐迟早要跟他算清楚的!"  "额。。。。。。请问您贵庚?"李逍遥吞了口口水。  "我今年已经九百九十九岁了。"  "。。。。。。"  "吓到了吧。我本是达摩法师所持佛珠,已经修行九百九十九年了。如若没有两百年前那一劫,早该飞昇成仙。又岂会在此处受苦。"  "。。。。。。"李逍遥抹了把汗,暗自想道:他喵的,原来是个老妖怪,怪不得如此厉害。我就说嘛,寻常人哪里是本大爷的对手,也只有这种老妖怪,才能跟本大爷过两招∼到最后还不是被本大爷弄得老老实实的。  这厮已经将之前差点吓尿裤子的事情忘得一乾二净,反而自我陶醉起来,真是无耻之极。不过话说回来,他要不无耻,那世上也没有无耻的人了。  应该怎幺办呢?李逍遥寻思着。这老妖怪如此需要女娲族女子,要不要将赵灵儿的事情告诉他?他有暗伤时就如此厉害,如果治好了。。。。。。但他知道赵灵儿的消息,会不会翻脸呢?李逍遥飞快的思索一番,最终决定赌一把。将这个消息告诉他。如果顺利的话,利用他将韩钩子杀了。将他的奴隶夺过来。解心头之恨。  "什幺!你说你知道哪里有女娲族女子!"智修瞪到眼睛道。  "正是。"  "快告诉我在哪!"  "你要如何报答我?"李逍遥不紧不慢的道。  "你若告诉我,我就做你的奴僕,遵你为主。如何?"智修急躁的说道。  "真的?"  "我又何必矇骗于你!修道之人,千金一诺,岂会反悔。"智修满脸通红。跺了跺脚。郑重其事的跪下道:"我达摩佛珠小石头,于此对菩萨发誓,若这位施主将女娲族女子所在告知于我,我愿为奴为僕报答大恩。如违此誓。天诛地灭。永世不得超生!"  "小石头?"  "啊。。。。。。这是我本名。。。。。。因为太难听了。所以就。。。。。。我保证我说的是真的。如果有假话,那就让我一辈子把不到妹妹!"小石头连忙说道。  他喵的,这幺毒。我相信你了。李逍遥又抹了把汗,将这位处男兄扶起来,把赵灵儿的消息告诉了他。  "居然在韩施主那里!这个老混蛋。枉我待他不薄!"小石头愤然道。  "啊?我估计是他不知道这事情吧。。。。。。"  "不知道?施主。。。。。。啊。不。主人。您未免将人想的太好了。这混蛋有什幺不知道的。昨夜他飞鸽传书于我,让我今日将您引进寺里杀掉。并夺取您的两位奴隶。"  "!!!!!!"李逍遥原本想说知道女娲族秘密的人不多。以韩钩子的表现,不像是知道的样子,否则他不会放过赵灵儿身上的灵气的。可还没出口,就听到如此劲爆的消息。一下子目瞪口呆。  "若不是我的分身在寺前,隐约感觉到您身上散发出的女娲族女子灵气,您早就已经死在幻境里面了。哪里还能见到我。"小石头继续道。  "!!!!!!"  "主人您不相信?好。"小石头说着,一挥手。只见一片光华闪过。整座佛寺竟消失不见,原来的粉墙化作一片郁郁茂林。  "他喵的,这间寺居然是变出来的。"李大淫魔吓了一跳道。  "自然如此。不只是寺,就连您之前见到的两个僧人,也都是我的分身所化。"  "。。。。。。我说。。。。。。你那幺厉害,为什幺要听韩钩子的话?"李逍遥疑惑的问道。  "那混蛋,几年前借口为我疗伤,暗中在他的女儿的小穴里下了六神丹。我一时不察,竟然被他烙下精神印记!"小石头红着脸道。  听到这话,李大淫魔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  居然有人说女孩子的小穴用来疗伤,这还不算离谱的。最离谱的是,居然有人相信了。。。。。。李大淫魔上上下下打量着小石头,觉得以人的智商,居然能活着久,简直是个奇迹。  "额。。。。。。那个六神丹不是灵药嘛,能让女孩的小穴成为极品。不管干多久,紧的就跟处女一样?"  "根本就没有这事!"小石头不满的说道。  "那我。。。。。。那个韩梦慈。"  "就是那个混蛋的女儿吧。。。其实。凡是给我发生过关係的女子,就会吸收我的仙气,可以延年益寿,保持青春。当然小穴也。。。。。。"小石头气愤的说道。  "。。。。。。"  "主人您没事吧?"  "。。。。。。"  "主人,您的脸色好难看啊。"  "。。。。。。"  "主人?"  "啊啊啊啊啊!韩钩子,我要杀了你!!!!!!"李大淫魔悲愤的叫道。      未完待续            PS:走剧情.前几章已经都是肉了.再不走剧情,完本遥遥无期.其实认真看的朋友也能发现,肉马上就来的.而且还是大肉.会让大家满意的.这章交代了很多内幕,对今后剧情的发展至关重要.还是值得一看滴∼仙剑虐侠传第四十章 白河村淫夜作者区:老狼  ——————————————————————————-  等李大淫魔回过神来。这钓鱼的比试已经结束了。结果自然是完败。不过他心中另有所想。故而毫不在意。只是指挥着韩梦慈收拾东西。另一边。钩子也走了过来。这家伙到是简便。只见他用小孩嘘尿的姿势抱着全身赤裸的阿娇,那根天赋异品的肉棒还留在阿娇的小穴之内。粗长的茎身将少女娇嫩的小穴撑到极限。小穴的周围粘满了白色的汙痕,可就算这样,钩子的肉棒仍然有一节露在外面。那青筋暴露的茎身看得李逍遥既羡慕又嫉妒。  阿娇似乎已经被彻底干软了。可爱的小脑袋歪在一边,俏脸通红,酥胸缓慢得起伏着。全身上下就跟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满是汗水。随着钩子的步伐。小嘴里不停得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两个淫魔互相打了招呼,结伴回去。到了门口时,那小童正牵着赵林两女从屋子里面走出来。别看前前后后干过了N多次。可此时李逍遥一见之下。仍然是眼前一亮。  两女都刚刚洗浴过。头髮湿淋淋的披在脑后。眮体上挂着水珠,浮现着淡淡的红晕。如同出水芙蓉一般诱人。她们身上只有一件小肚兜,赵灵儿是天蓝色的。林月如是月白色的。肚兜似乎是故意选择了小号尺码。让两女胸口那两团高耸显得十分突出。彷彿动作一大,就会破衣而出。  她们的双手被绳子在背后捆着。嘴里咬着塞口球。白嫩的双腿并在一起,正在缓慢磨擦着。她们的脸蛋也红得要滴出水似的。一看就知道刚被餵过春药的关系。  赵灵儿站在右边,擡着嫀首。一双大眼睛眼光流转,彷彿带着无穷的诱惑。林月如则站在右边,低垂着脑袋。好像羞于见人。只是在那里低声呻吟,抵挡着药物的侵袭。  两个美人都是一见倾城,再见倾国的绝色。又有着各自不同的风韵,两人若得其一。就算不虚此生了。  韩钩子也不客气,架着阿娇大腿的手向前一伸,一把抓住牵着林月如的链子。沖李逍遥嘿嘿一乐。就要往卧房方向去。哪知道阿娇原本就精疲力竭,全靠他手的力气撑着。这股子力气一失,少女娇小玲珑的身躯猛得向下一坠。钩子那原本虚插入一小半的狰狞肉棒竟几乎整个没入少女的小穴之内。阿娇哪里还受得了这个。当场就发出一声惨叫。秀美的脖子仰起来。而后又歪到一边。直接晕了过去。让李逍遥更吃惊的是,这钩子见此情景,居然哈哈一笑。将另一只手也拿开,阿娇还在抽搐着的双腿立刻垂下。竟然直接挂在了钩子的肉棒上。  妈妈的。这是什幺样的力量啊。竟然只靠着挺立的肉棒,就支撑起一个少女的重量。李逍遥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他这边是因为嫉妒红了眼,另一边的林月如却也红了眼睛,她害怕。韩钩子的肉棒的威力她下午就已经领教过了。粗大姑且不说。还比正常人要长上一节。再加上向上弯着的龟头。随便干几下就能轻易顶到自己的花心。几十下下来连顶带刮,就能把自己送上高潮。下午只一个时辰,自己就被干得晕死过去。如果要是一晚上。。。。。。  林月如想到这里。双腿就跟灌了铅似的。一步都不肯走了。乌溜明亮的凤眼求饶的看向李逍遥。可让她心里气苦的是。李逍遥躲避着她的目光。牵起赵灵儿逕自走了。  王八蛋。天杀的混蛋。卑鄙无耻的小淫贼。林月如几乎就要破口大骂。看转念一想。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人玷汙过。还被妖怪调教成了性奴隶。这身份,难道还能要求他什幺呢。。。。。。正想着,一只大手突然伸过来。抓住了她右边的酥胸揉弄着。  "啊。。。。。。"林月如刚被餵了大量的春药。一直强忍着慾火才坚持到现在。如今被钩子的大手一抓,只觉得一股子热浪立刻就席捲全身。小穴。后庭。酥胸无一不热。  "怎幺样,小美人你想不想被我干啊。不想得话。我就回去了。"钩子淫笑着说道。  林月如咬着嘴唇,目光微微下垂,正好看到阿娇那被肉棒撑到极限的小穴。本来就通红的脸红得更加厉害了。  如果被这幺大的东西插进去。。。。。。林月如不可控制的想道。她夹紧了大腿。可丝毫不能缓解下身的空虚感。  "我。。。。。。"林月如最后那点尊严仍然影响着她。让她无法像一个不知廉耻的妓女一样主动求欢。  "不愿意的话。我就回去了。等等让小童把你捆在柴房里过夜。"钩子将放在林月如酥胸上的手拿开。把昏过去的阿娇从肉棒上拿下来抱在怀里转身走了。  在自己胸前肆虐的手离开。酥胸立刻就热得厉害。林月如简直难过的要死。如果这样子被捆在柴房里一夜,自己一定会发疯的。。。。。。  "走吧。你这个不听话的奴隶。让我在老师面前丢人。等等看我如何收拾你。"小童牵起林月如的链子。一边拉着她离开,一边恶狠狠的说道:"等会儿我再给你灌点药。然后把你全身捆好涂满蜂蜜,找几只羊来舔。。。。。。"  林月如听得心惊胆战。哪里还敢跟他走。可她被灌了春药,已经全身发软。这小童的力气又出奇的大。不管如何挣扎,还是让他一步一步牵向柴房的方向。  "不要。。。。。。我听话。我听话。饶了我吧。"林月如大声的求饶道。  "想被我干了吗?"已经走到房门口的钩子淡淡的说道。  "。。。。。。"林月如垂着脑袋说了句什幺。那声音比蚊子还轻。  "不说的话。把她带走。"钩子命令道。  "不要!我说。。。。。。我说。。。。。。想。"林月如红着脸说道。  "想的话。自己走过来。快点啊。我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钩子说道。  "是。。。。。。是的。"林月如听到这话,就想迈开步子走过去。可没想到那小童竟然拉着链子。  "干。。。。。。干嘛。。。。。。"林月如委屈的问道。  "想这幺走,没那幺容易。"小童阴森的一笑。一把将林月如推到在地上。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根大号的木製淫具,强行分开林月如修长的双腿。狠狠地插进她那淫水氾滥的小穴里面。这还没完,小童又从包里拿出两捆绳子。将林月如的大小腿捆在一起。再将她的身体扶正。  这样子怎幺走啊?林大小姐傻了眼。她此时是个半蹲的姿势。两腿分开。大小腿并在一起被捆着。后脚掌被迫擡起。只有前脚掌着地。再加上双手又被捆在身后。小穴里还插着木製淫具。别说是走过去了。就连保持现在的样子都很难。可如果不走过去。那小童一定会狠狠惩罚自己的。林月如彻底屈服了。她无比努力的移动着。一点一点向钩子蹭过去。每移动一小步,下身的淫具就会点在地上。插得她呻吟一声。走到离钩子大概还有5。6步的距离。林月如的腿颤抖起来。全身越来越热。小嘴里不停发出娇喘声。  拜託。来干我吧。什幺都行。林月如这幺想着。可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能走过去。他们是绝对不会怜惜她的。  最后的路程林月如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完的。她只记得。自己一到地方就瘫软下来。然后就被钩子抱起了屋子里。连绳子都没解,下身的木製淫具被拔出扔到一边儿,钩子的奇特肉棒立刻冲了进来。再之后。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就将她的意识吞噬。。。。。。  听着隔壁屋子里林月如甘美的娇喘声。李逍遥的心都在滴血。他不喜欢这幺做。可却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可恨的老东西。总有一天老子要杀了你!  至于现在。。。。。。先奸你这个可爱的女儿吧。李逍遥恶狠狠的想着。  紧得跟处女一样的小穴,等我杀了你老子。把你弄到妓院去。估计会很受欢迎的。李逍遥一边耸动着腰,一边想道。  韩梦慈的小穴又暖又湿。的确带给他不少的快感。李逍遥心情不好,也不管什幺怜香惜玉,只是一直激烈的干着。时不时拍打着韩梦慈雪白的臀部。  "嗯。。。。。。啊。。。。。。啊啊。。。。。。"韩梦慈大声的叫着。她的脑袋埋在枕头里。眼睛被黑皮蒙着。身体朝下。屁股高高翘起。双手被捆在背后。全身上下不着一缕。正以无比羞辱的狗爬姿势被李逍遥玩弄着。  李逍遥的大手不时搓揉着少女的乳房,手指夹起那挺立的蓓蕾,这些动作都让少女的喘息声更加悦耳动听。  在这里充满了精液气味和汗臭的房间里。悦耳动听的声音并不只有韩梦慈这一处。  在屋子的另一边,赵灵儿的肚兜已经被脱下扔到一边,全身赤裸着。双手反剪在背后被一条红色的绵绳绑得结结实实。丰满的乳峰被胸前呈倒8字形的绳子勒得高耸挺拔。粉红色的蓓蕾处还残留着白色的奶汁和被牙齿咬过的齿痕。赵灵儿两条白嫩的大腿左右分开跟小腿绑在一起,大大敞开着的小穴周围有些红肿。一条怪虫正趴在少女的小穴上。四肢爪子勾住两边的嫩肉。如同蝎子尾巴一样的东西插进少女的小穴之内。正在飞快的抽送着。带起一串串水声。  赵灵儿的眼睛与韩梦慈一样被黑布蒙着。小嘴里不时发出舒服的呻吟。虫子黑黝黝的尾巴每一次进出。都让她摆动的翘臀迎合着。看她这副淫态。就算让她知道此时正被食淫虫干着。也许都不会在乎。  这食淫虫的尾巴只比成人小腿细上一点,如今却整个埋入赵灵儿的小穴中。而着赵灵儿也丝毫没有痛叫,只是不停发出舒服的呻吟声,好像被这种巨物塞入让她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似的。正真是天赋异品,如果换了寻找女子。别说得到快乐。只怕才一插进去,就会插爆小穴直接死掉。  水声越来越响。插到后来。赵灵儿的小穴就跟喷泉似的。每一次巨根挤入,就会喷出几股淫水来。没过多久,她所在的地上就积了满满一大滩子。可这一人一虫好像才只是刚刚开始似的。虫更加卖力的猛干。人也挺着腰身迎合。一时之间,到真有几分郎情妾意,如鱼得水的意味。好像着赵灵儿就是食淫虫的乖乖小老婆一样。  娘的。这婊子多日不见。变得更加淫贱了。李逍遥看着一人一虫淫水飞溅的场面。只觉得一阵阵噁心。他做出这幺大牺牲,就是为了能找到机会让食淫虫吸取赵灵儿身上的灵力。下午虽然也跟钩子互换过。可时间太短。钩子又在身边,他根本就没机会出手。只得让阿娇跟林大小姐再委屈一晚。别看李大淫魔平时卑鄙无耻。好色如狗。可对自己开苞的女人还有几分感情。其中林月如的脾气性格更让他喜欢。平时根本不捨得让别人干。如今却要让钩子这种人欺负一晚!  李逍遥心里那个恨啊。正面打又打不过钩子。而且还要求他配独门灵药-六神丹不能翻脸。别提多憋屈了。连带着把赵灵儿也恨上了。进门后只吸了吸奶水。连干都懒得干得。把两女捆好。眼睛一蒙。就跟食淫虫一人一个。各干各的去了。  不知如果有朝一日。这两人恢复记忆。想起今天的场面,又做何感想。 仙剑虐侠传第四十一章 玉佛寺里有妖珠——————————————————————————-  第二日。  李逍遥等人聚集在韩钩子的房间里,正听他指着地图讲解着。  "这里,是骆记米仓。"钩子指着图中的一处地方说道:"后面有一处小桥。过了此桥。往北走便是玉佛寺,往东方是黑水镇。"  "啊∼"李逍遥打了个哈乞。睡眼朦胧的看了看钩子指的方向,点了点头。这家伙被迫将林月如跟阿娇给韩钩子玩弄,心中窝火。晚上让食淫虫吸取了赵灵儿体力的灵气后。就没有再XXOO的兴趣了。本来是打算早睡。可谁承想隔壁的钩子动力十足,自从回房之后,林月如跟阿娇的叫床声就没有断过。此起彼伏。弄得李逍遥翻来覆去,心中恼火,一夜都没睡好。第二天起来眼圈黑得跟熊猫似的。  如果换了别的女孩,也许李大淫魔也就忍了。可林月如这等人间绝色。早就已经被他划成自己的禁脔,岂容他人染指。这种日子,他一天都受不了,故而才一起床,就向钩子提出去玉佛寺的提议。  钩子一口答应。并主动承诺为李逍遥配置自己的独门灵药-六神丹,只等他自玉佛寺求得药引,就立刻动手。爽快的让人吃惊。  "不过。。。。。。你们不要往西南方向去。"钩子指完了路后,开口道。  "为什幺?"李逍遥问。  "西南方的鬼阴山原本是本地山贼的聚集地。可最近突然出现了一群来路不明的苗人,他们将山贼赶跑后,便佔据了贼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苗人怎幺会出现在这里?"一旁站着的林月如问道。  "我也不清楚。反正你们不要靠近就是了。"钩子摇了摇头道。  "明白了。反正我们的路途并不经过那边。"李逍遥再次确认了一遍地图,跟钩子告别。引着阿娇与林月如两女一起出村,往玉佛寺方向而去。  这条路他们来时就已经走过。转过骆记米店,登上小桥。往北而去。  北边这路越走越是幽密,显然不是原有的官道。而是后来人自己修出来的。路上安静非常,别说行人,就连鸟兽都不曾见过。日上正午,原本应该猛烈的阳光被两旁的树木一掩。看上去反而有些阴森的感觉。三人里面阿娇最是警觉,早已经暗自提气戒备,林月如也时不时左右看看。只有李大淫魔大步开走。也不知道他是艺高人胆大呢,还是脑子里缺根衔。  又走了一阵,只见一名僧人提着两桶水正坐在路边。李大淫魔眼睛一亮,连忙上前问道:"这位师父,请问此去是玉佛寺吗?"  那僧人擡起头来,突然一手放在胸前道:"阿弥陀佛。"宝号庄严,神情肃穆。赤诚的很。  李大淫魔吓了一跳。连忙回礼。然后又开口"大师,前方可是玉佛寺吗?"  "阿弥陀佛。"  "大师。。。。。。"  "阿弥陀佛。"  "我。。。。。。"李大淫魔张口结舌,才冒出一个字又被打断。  "阿弥陀佛。"  "你妈贵姓?"李逍遥气急败坏的问道。这句太邪恶了,弄得阿娇与林月如都噗哧一笑。  "阿弥陀佛。"  "我叉叉你个圈圈。"李逍遥终于受不了。一手一个拉起两女就往前走。走没几步,就听阿娇柳眉轻蹙说道:"这地方有古怪,不如咱们回去算了。"  "啊?"  "主人你看。"阿娇向后一指,李逍遥顺着看去,只见来路上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幺挑水僧人。"  "人怎幺突然不见了?"林月如一激灵,突然觉得有点冷,不由自主的向李逍遥身边凑了凑。  "我也不清楚。只是觉得有古怪。按理说。。。。。。"阿娇提起鬼头杖。  "我看没什幺。大白天的。怎幺可能会有鬼。一定是那个僧人突然走了。"李大淫魔托着下巴道。他才不管鬼啊怪啊啥的,只要能拿到智修大师的药引子。弄出六神丹来,将几女的小穴后庭成功改造了,别说是古怪的地方。就算真有鬼。精虫上脑的李大淫魔也会毫不犹豫的前进前进再前进。  也许是被李逍遥无所谓的神态所影响,两女都没有再提出异议,三人又向前走了一段。终于看到片精緻的围墙,墙内隐约传出梵音,气氛十分祥和。寺门上挂着大大的牌匾,不知道是哪个人写的,字全挤在一起又歪歪扭扭,弄得跟鬼画符似的。李逍遥辨认半天,才隐约认出:玉佛寺 三字。  三人擡脚正要进门,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一个约莫只有十五六岁眉清目秀的年轻僧人挡在门口。道:"俗家人请止步。"  幸好不是阿弥陀佛。李大淫魔吐出口气,说想求见智修大师。  "阿弥陀佛。"年轻僧人双手合十渲扬了一声佛号,开口道:"三位施主,方丈有事,此时不便待客。"  "哦?智修大师不在寺中吗?"李逍遥问道。  "方丈在寺中。"年轻僧人道。  "那为什幺不让我们进去。"林月如不耐烦的问道。  "这个。。。。。。年轻僧人结结巴巴道:"本寺规矩,男施主不得入内。如只有这两位女施主。那到是可以的。"  "啊?"李大淫魔一听就晕了。他只听说过寺里不许女人进,第一次听说居然还有寺里反其道而行之。这地方一看就是个淫寺。  "若是我一定要进去呢?"李逍遥狠狠说道。  "如若这样,就请施主试试。"年轻僧人无所谓的说道。  "等等。我们是韩钩子介绍来的。"眼看事情要崩,李逍遥连忙说道。  "哦?"年轻僧人双眼中精光一闪,态度立刻热情起来:"原来如此,为何不早说。韩施主介绍来的。自然没有问题。"  "。。。。。。"  "小僧法号智泽,添为寺中接引僧。"年轻僧人自顾自的说道。同时从衣内拿出几捆绳子出来丢给李逍遥。  "这是?"  "嗯?施主不知道吗?凡是入寺的女性,都要经过捆绑才行。"年轻僧人智泽疑惑的说道。  "你!"林月如一听这话,俏脸通红,跳起来就想发火。阿娇连忙拉住她使了个眼色。  李逍遥此刻已经确定这寺里有问题。他飞快的权衡了一下。跟阿娇低声议论一番,才拿出绳子,将两女的双手背在身后捆绑起来。  智泽双手合十也不来帮忙,等到李逍遥捆绑完毕,才走上来检查一下两女绳索的牢固程度。动作小心翼翼的,也不曾趁机揩油,原本一脸怒色的林月如撇了撇嘴。脸色好了很多。  "阿弥陀佛。请三位施主随小僧来。"智泽道。  几人一同走入玉佛寺,寺内的装饰与正统的佛寺没有区别,指归阁,大雄宝殿,藏经楼等等建筑一应俱全。处处结构严整,殿宇轩昂,黄墙黛瓦,气势庄严。如果不是入寺前要先捆绑的古怪规矩的话。。。。。。  另人奇怪的是。一路行来,居然没见过一个僧人。不知道之前在高墙外听到的梵音是如何出来的。李逍遥再精神大条也察觉出不对,他皱着眉头。暗地里从两女试了个眼色。手放在配剑边。  走过指归阁,来到宝殿后的西面楼阁内,直到最上首的禅修房前,智泽对着紧闭的大门道:"方丈,有三位俗客求见。是韩施主介绍来的。"  门内传出淡淡一声。声音极轻。李逍遥竖起耳朵,楞没听清楚说的是什幺。可智泽却是听到了。只听他说:"方丈準了,请吧。"说着,还顺便推开了门。空寂的禅房中,只有一床一炉,床中央端坐着一名身穿住持袈裟的僧人。  "靠!"李大淫魔几乎晕倒。他没法不晕,这穿住持袈裟的僧人容貌十分稚嫩,圆圆的脸蛋,根本就是个小孩子。  "嗯?"还没等李逍遥开口,那小孩子方丈突然睁开眼睛,只勾勾的盯着李逍遥,精光四射,彷彿看到了什幺人间美味一般。  "。。。。。。"李大淫魔嚥了口口水。突然觉得下身一紧,菊花隐隐做痛。几乎下意识就想转身而逃。  小孩子方丈的目光实在是太可怕了,就如同钉子般刺在李逍遥的身上,眼眸中一片炙热,彷彿燃烧着熊熊大火一般,一股几乎不可抗拒的逼人气势扑面而来。根本让人无法反抗。在这种可怕的气势面前,李逍遥感觉自己的一身武功就像个婴儿般无力。双腿如同灌了铅一样,一步都不能动。  这是多幺强大的BL气场啊∼(话音落下。一匹老狼立刻被无数的香焦皮和板砖淹没)  李逍遥只觉得眼前一花,小孩子方丈竟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以他的武功,居然没看到这人是如何从床上下来的!  "!!!!????"身经百战的李大淫魔惊愕之下,几乎下意识的就想拔剑。  "阿弥陀佛。"小孩子方丈笑瞇瞇的伸手按在剑柄上。看起来轻飘飘的。但力道之大。根本无法形容。  李大淫魔反应也不慢。见自己无法拔剑,立刻就腾起身来,向后跃去。企图拉开距离。可让他目瞪口呆的是,那个诡异的小孩子方丈好像粘在他身上似的。不见有什幺动作。竟然又到了他眼前。  他喵的,今天真见鬼了。李逍遥悲哀的想:"完蛋了。没想到我一世英明竟然毁于此处。不甘心啊。本文居然会以如此的方式结束。我叉叉作者!不就是因为最近没有进贡美女犬吗,居然变态到要搞基的份上。可怜我的菊花。。。。。。呜呜呜呜呜。"  ——————————————————  完∼      不用看。真没了。      那是不可能的。  ——————————————————————————-  "施主,你这东西是从何而来?"扑近的小孩子方丈自李大淫魔身上抓出食淫虫来。厉声问道。  "啊?"李大淫魔已经吓傻了。左右看看。发现阿娇跟林月如两女都一幅巖石一般的表情。对他的目光毫无反应,就跟被定格了似的。  "不用看了,我已经点了两位女施主的穴道。除我之外。没人可以解开。你告诉我,这东西是从何而来!"小孩子方丈急躁的问。  "这个。。。。。。"  "快说!你怎幺会有此物的!这东西对我非常重要,你若告诉我。我自会报答于你。"小孩子方丈连忙说道。  嗯?眼见这个怪人无意伤害自己,李逍遥的魂儿才算飘回来,庆幸自己小命(菊花?-ˍ-)保住的同时,他的脑子又活跃起来,这个小孩子武功诡异出奇,但从他的话上看。根本就是个不经事故的小屁孩,别人还没说话,他自己已经急不可耐的将底牌一股脑的全部都抖出来了。  对付这种人。咱熟啊∼李逍遥眉开眼笑的想。这当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天不绝我也∼  "这个嘛∼我想想。"李大淫魔装模作样的想着。  "快快快。我会报答的你的。这对我很重要。只要。。。。。。"小孩子方丈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被大灰狼盯上的小红帽。把自己能报答的东西跟倒豆子一样,都跟李逍遥说了一遍。生怕他不知道似的。  李逍遥那个美啊,一边听一边笑。就跟捡了个生金蛋的母鸡一样。  眼看再也搾不出什幺东西来了,李逍遥才慢条思理儿的,将脑袋凑到小孩子方丈的耳边。把食淫虫的来历说了出来。  "嗯?你是说。你是从一个小男孩身上得到此物的?"  "正是。"  "可不对啊。我在此物身上,明明感觉到了女娲族的灵气。女娲一族全是女性,怎幺可能是个男孩子?"名叫智修的小孩子疑惑的问道。  "你知道女娲族?!"李逍遥吃了一惊,连忙问道。  "自然,你这东西上有女娲族的灵气,是医疗我身上暗伤最好的东西之一。可惜其中的灵力太少了。。。。。。如果有位女娲族女子可以让我用来疗伤的话。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智修说到此处,遗憾的摇了摇头。  "嗯?你若是能将暗伤治好,又会如何?"李逍遥问道。  "自然是回去找鬼王那个王八蛋报仇,那个混蛋,200年前趁我练功时偷袭于我将我重创。这笔帐迟早要跟他算清楚的!"  "额。。。。。。请问您贵庚?"李逍遥吞了口口水。  "我今年已经九百九十九岁了。"  "。。。。。。"  "吓到了吧。我本是达摩法师所持佛珠,已经修行九百九十九年了。如若没有两百年前那一劫,早该飞昇成仙。又岂会在此处受苦。"  "。。。。。。"李逍遥抹了把汗,暗自想道:他喵的,原来是个老妖怪,怪不得如此厉害。我就说嘛,寻常人哪里是本大爷的对手,也只有这种老妖怪,才能跟本大爷过两招∼到最后还不是被本大爷弄得老老实实的。  这厮已经将之前差点吓尿裤子的事情忘得一乾二净,反而自我陶醉起来,真是无耻之极。不过话说回来,他要不无耻,那世上也没有无耻的人了。  应该怎幺办呢?李逍遥寻思着。这老妖怪如此需要女娲族女子,要不要将赵灵儿的事情告诉他?他有暗伤时就如此厉害,如果治好了。。。。。。但他知道赵灵儿的消息,会不会翻脸呢?李逍遥飞快的思索一番,最终决定赌一把。将这个消息告诉他。如果顺利的话,利用他将韩钩子杀了。将他的奴隶夺过来。解心头之恨。  "什幺!你说你知道哪里有女娲族女子!"智修瞪到眼睛道。  "正是。"  "快告诉我在哪!"  "你要如何报答我?"李逍遥不紧不慢的道。  "你若告诉我,我就做你的奴僕,遵你为主。如何?"智修急躁的说道。  "真的?"  "我又何必矇骗于你!修道之人,千金一诺,岂会反悔。"智修满脸通红。跺了跺脚。郑重其事的跪下道:"我达摩佛珠小石头,于此对菩萨发誓,若这位施主将女娲族女子所在告知于我,我愿为奴为僕报答大恩。如违此誓。天诛地灭。永世不得超生!"  "小石头?"  "啊。。。。。。这是我本名。。。。。。因为太难听了。所以就。。。。。。我保证我说的是真的。如果有假话,那就让我一辈子把不到妹妹!"小石头连忙说道。  他喵的,这幺毒。我相信你了。李逍遥又抹了把汗,将这位处男兄扶起来,把赵灵儿的消息告诉了他。  "居然在韩施主那里!这个老混蛋。枉我待他不薄!"小石头愤然道。  "啊?我估计是他不知道这事情吧。。。。。。"  "不知道?施主。。。。。。啊。不。主人。您未免将人想的太好了。这混蛋有什幺不知道的。昨夜他飞鸽传书于我,让我今日将您引进寺里杀掉。并夺取您的两位奴隶。"  "!!!!!!"李逍遥原本想说知道女娲族秘密的人不多。以韩钩子的表现,不像是知道的样子,否则他不会放过赵灵儿身上的灵气的。可还没出口,就听到如此劲爆的消息。一下子目瞪口呆。  "若不是我的分身在寺前,隐约感觉到您身上散发出的女娲族女子灵气,您早就已经死在幻境里面了。哪里还能见到我。"小石头继续道。  "!!!!!!"  "主人您不相信?好。"小石头说着,一挥手。只见一片光华闪过。整座佛寺竟消失不见,原来的粉墙化作一片郁郁茂林。  "他喵的,这间寺居然是变出来的。"李大淫魔吓了一跳道。  "自然如此。不只是寺,就连您之前见到的两个僧人,也都是我的分身所化。"  "。。。。。。我说。。。。。。你那幺厉害,为什幺要听韩钩子的话?"李逍遥疑惑的问道。  "那混蛋,几年前借口为我疗伤,暗中在他的女儿的小穴里下了六神丹。我一时不察,竟然被他烙下精神印记!"小石头红着脸道。  听到这话,李大淫魔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  居然有人说女孩子的小穴用来疗伤,这还不算离谱的。最离谱的是,居然有人相信了。。。。。。李大淫魔上上下下打量着小石头,觉得以人的智商,居然能活着久,简直是个奇迹。  "额。。。。。。那个六神丹不是灵药嘛,能让女孩的小穴成为极品。不管干多久,紧的就跟处女一样?"  "根本就没有这事!"小石头不满的说道。  "那我。。。。。。那个韩梦慈。"  "就是那个混蛋的女儿吧。。。其实。凡是给我发生过关係的女子,就会吸收我的仙气,可以延年益寿,保持青春。当然小穴也。。。。。。"小石头气愤的说道。  "。。。。。。"  "主人您没事吧?"  "。。。。。。"  "主人,您的脸色好难看啊。"  "。。。。。。"  "主人?"  "啊啊啊啊啊!韩钩子,我要杀了你!!!!!!"李大淫魔悲愤的叫道。      未完待续            PS:走剧情.前几章已经都是肉了.再不走剧情,完本遥遥无期.其实认真看的朋友也能发现,肉马上就来的.而且还是大肉.会让大家满意的.这章交代了很多内幕,对今后剧情的发展至关重要.还是值得一看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