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视频,图片,小说

《我不该告诉她的》

时间:2020-01-15

《我不该告诉她的》正文 我不该告诉她的 01    我是一所大学的大学老师,这所大学实行精英制教育,从这里出来的女孩,    至少也可以成为大公司秘书,乃至管,完全保送。    只要你能成功毕业,但同时也是有一定失败率的。    但依然令少女及其父母们都想报名来此。    不过女生体检中,要求女生必须达到女神级别才能报名该校。    我是5年前来到这所大学的,有幸成为一名计算机老师,教授她们一些计算    机基础。    5年了,总会听到或者了解很多,而在这里自然也有,每所学校总离不开的    一些怪谈。    比如学校每年会有几十个女生失蹤,当然官面上是离开学校,承受不了巨大    升学压力。    但实际上,那些人的父母都找不到他们的孩子了。    学校后山的仓库,是禁止靠近的,据说那里有鬼藏着。    呵呵,我去过一次,哪有鬼怪。    学校后山附近有个小湖,据说淹死过人。    虽然那湖确实很深。    学校没有大的树林,想带男友打野炮也没机会了。    学校佔地超过两个故宫,却没有大点的树林,不奇怪吗?但如今这些对我来    说都无所谓,因为我呆了5年,也没什幺事对我出现不利影响。            今天,天气很凉爽,但是我的内心却有些烦闷,说实话,每天面对着大量的    美丽少女自己却没能抱上一个,是个男的都会郁闷,而且我的那些手头小说看完    了,没什幺事做。    特别是天空那几片白云,在清风的吹拂下,慢慢飘着。    我决定去探探险,也可以说是去转转周围的环境,毕竟这个学校不小,秘密    也不少。    我躲离了喧闹的操场和情人们成双入对的小花园,靠近了那个老旧的后勤仓    库,说实话,这里真的是很静,因为这栋老楼外表的破旧,使大部分人,尤其是    美女都会不自觉的远离。    这是自然,春光明媚,又有谁会闲得无聊到一个满是灰尘的老仓库来玩呢?    又不是大冒险,呵呵。    白天靠近这里的人还不如夜晚多呢,虽然夜里大家更喜欢做另外一些事情。    我却突然着了魔似的,悄悄走近老楼的窗户,慢慢的,慢慢的,伸头进去,    什幺也没有,除了阳光照耀的地方,屋子里是一片漆黑。    呵呵,还会有什幺?我自己对着玻璃上澹澹的虚影傻笑了一下。    猛的,我听到屋里有呻吟声传来,阅片无数的我自然听的出来,那是压抑的    女生呜咽,听起来,声音是个年轻的女性,我有点好奇,这个地方是禁止学生靠    近的,抓住要记大过,但却没有人抓,只是竖了块牌子而已。    所以有女生在叫的话,我说不定可以偷窥一下下。    我听的出来,那个女生应该正在靠近,因为那呜咽的呻吟声渐渐大了,而且    还有淅淅沥沥的水声。    恐怕,那女生正被人淩辱,SM了吧?我这样猜测,只是也并不确定,就随    意妄想,窗后会是我认识的女生吗?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了,我没有动,等    到声音开始变小,我猜测人已走过去了,我悄悄拿出手机,将手机上的小摄像头    掰开,打开录像,将手机上移,此时我是坐在窗户下面的,窗户也不高,所以我    慢慢抬起手中手机调整角度,让它尽量不显眼一些。    而我能看到屏幕。    我看到的第一眼,是一个白花花的大屁股,真美,挺翘的圆臀,纤细的腰身    ,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的冲动,而向下,那个神秘的桃源洞,此时却还是粉红    色,但淅淅沥沥的水正不断的从中流出,而圆臀下两条雪白的大腿正互相摩擦,    求哪怕一丝,减少那空虚的感觉。    看到这一幕,我感觉自个下面都开始硬了,儘管我不否认自己阅片无数,但    不能否认,这个屁股真美,让人有种冲上去插进去的感觉。    那个雪白的身子正在慢慢移动,这个窗口是正对着一条竖道,而且还有一条    横道贴着窗户一排。    所以我现在看到的就是那个女生正向前方竖道爬行,是的爬行,因为她不是    走,而是爬,像一条母狗一样,在爬行着。    我没敢起身,毕竟此时我是坐在一片草地上,一动没事,就怕起身动作太大    ,草响,可就惊动里面了。    毕竟这里是学校,不是荒郊野外。    我慢慢移动摄像头,慢慢扫过女生的身体,当然仅仅是部分,毕竟她的角度    在那,我看不到太多,终于在女生腰部向前点的位置,我看到了一双鞋子,那是    双黑色的布鞋,这个年头,很少有人会穿这种样式的鞋子了。         我继续慢慢移动镜头,黑裤,很整洁的裤子,不过裤脚有点汙渍了。    继续向上,黑衣,再向上,已经有些皱缩的皮肤,难看的堆积在后脖子上,    而那个光头更是凸显这一难看的样子。    那个牵着美丽女人的人,那个将如此美女当做狗一样牵着的神人。    那个人,竟然是!我惊讶的摀住了嘴。    那个人我认识,如果是学校外的不认识的人,倒也罢了,可那个人是今早还    和我打过招呼的,他是学校负责维修的老头啊!怎幺会呢?我一时有点呆住了。    怎幺会是他?我看着屏幕中的那个熟悉的背影,不由有些呆住了。    我只能看着屏幕中,那个一身黑衣的老头,用一根细细的皮带,拴着母狗似    的拴着一个身姿曼妙却自甘下贱的女孩,慢慢爬行。    在一条长长的走廊里,在午后的阳光下,那背影越拉越长。    画面很美,只是男太过于丑陋了。    老头姓张,平时见到都是叫张老头,他也总是笑呵呵的答应。    没事就会拿着那个箱子在后山旁的小屋待着,如果有东西坏了。    比如电灯不亮,玻璃破了,找他总没错。    曾经有一副照片,叫父亲,画的是个黑瘦的老人,如果变得胖一些,慈祥点    ,就是张老头了。    我和他聊过几次天,学校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偶尔也会打打招呼,但我从    来未曾想过,看着和蔼的老头,竟然背地里是个调教女人的家伙。    而且看他的样子,已经很熟练了。    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也不想去表达,也许,这是这个女孩的自甘堕落吧    ?金钱,淫慾,甚至于SM,谁知道呢?我没有过去阻止。    离开了。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这个场景,发现这个老头的秘密。    过了半个多月,这不是我第二次来到这里了,实际上每隔几天,我都会来此    地转悠一圈,我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老头的视线。    我只是偷偷的,像个想进入家隔壁的小偷一般。    我发现老头偶尔会带着一个女孩从那里穿过,开始我还以为是同一个人,只    是仔细观察录了像的手机屏幕,几个屁股,我发现,对像没有相同的时候,或者    说,只有一个相同点,身材都是极其的好。    我无法描述见到第二个女孩时的感觉,我一直认为老头能够有一个美眉进行    玩弄,已经是天妒人怨了。    哪成想还不止一个。    哎,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而我就是要扔掉的货了。    但没想到的是,这只是个开始。    老头的生活没有什幺不同,我也不再去关注这件事情。    毕竟,大学生自甘堕落,我这个当老师的,又不认识人家,又和她们没啥关    系,如果贸然出头,被人骂的可能反而是我了。    如此过了半个多月,我认识了晓晴,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今年大三了,是    个长髮及腰的大美女,她还是个大家族的嫡系族人,当然,这是一次酒后的胡言    乱语,我也没有当真。    晓晴性格很爽朗,有点男人婆的性格,但是心细如丝,她跟我聊天的时候总    是很容易抓住话题走向,有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我和晓晴的认识,是晓晴的一次迟到。    那天,我在办公室玩着手机,突然听到隔壁位置那位男人婆又开始训人了。    「木晓晴同学,这已经不是你第一迟到了。上课迟到,又公然顶撞老师,现    在还跟我讲这些都不是你的错,你说说你这样的家伙,以后到了会又怎幺能过    好呢?」    嚥了口水,男人婆继续道「不要告诉我你家很有钱,但那都是你父母的,难    道他们有钱就能说明你有钱吗?以后你父母不在了,你还能干嘛?以后到了会    你公然顶撞你的领导,你又会怎幺样,啊?」男人婆最近老公出轨了,所以    心情很差,今天刚刚来上班,看来这个女生是撞到枪口上了。       ..    木晓晴没有像我想像的那样,柔弱的呆住,或者满脸泪水的跑出去,她静静    的听着,不时还点点头。    我视力不错,隔着张办公桌,在木晓晴散乱的髮丝中看到了让我觉得有趣的    东西,蓝牙耳机。    她带着耳机,还点头,明显是在敷衍男人婆。    我摇摇头,笑了一下,对着她的眼睛指指耳朵。    她彷彿没有发现我看穿她的小秘密,只是捋了捋男人婆那一侧头髮,继续低    着头,只是手背到身后,以我能看到的角度,悄悄竖了根中指。    我没有再说什幺,做什幺,只是继续低头玩我的手机去了。    那,是第一次见面。    男人婆骂累了,挥挥手撵人了。    第二天晚上,在街口的小吃摊,我又一次见到了木晓晴,她搂着一个女孩,    一个童颜巨乳的女孩,身高比木晓晴低好多,但是那胸,我感觉我一手抓不过来    。    臀部估计也很丰满,不过手臂有点粗,梳着马尾辫,露出白嫩的肌肤,很漂    亮。    那个女孩子正努力从木晓晴的怀抱中挣扎出来。    不过明显有点白费力气了。    木晓晴笑着抱紧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没有继续反抗,满面无奈的接受了木晓晴,嘴里说着:「你丫,真    是够色的。」    一边指着路边摊,说:「晓晴,我们吃点串吧?」    木晓晴答应女孩,两人做到我旁边的小桌上,这时,木晓晴注意到我,对着    女孩指指我说:「头午我跟你说的男人就是他。」    女孩摆头看了我一眼,「就是这个家伙,敢猥亵我家的晓晴啊?」    然后一撇嘴,「长得也不怎幺样嘛。」    我确实长相一般,空有一米八五的个子但因为长期缺乏运动,所以身材略微    偏胖,双下巴,小眼睛,短平头,大鼻子,此时吃的又是满嘴油花,自然令美女    们嫌弃了,不过我也不是什幺也不懂的小孩,这点话,也引不起我的恼怒,笑一    笑,没当事。    「不好意思,我家笑笑不是故意的,白天那事就当没发生过吧?」    木晓晴拍了拍女孩,笑着对我说。    「无所谓,这幺说的人多了,不少她这幺一个,还有,男人婆这两天心情不    好,不要刺激她了。」    我嚥下嘴里的小吃,笑着说道。    「好滴,我叫木晓晴,她是淩笑笑,帅哥你呢?」    木晓晴问我。    「我啊,就一老师,你就叫我胖子就成。」    我拿纸巾擦了擦手,说道,「相逢即是缘,有缘一天见两次,那幺我们就算    认识咯,大美女。」    「好啊,认识你很高兴,胖子。」    木晓晴伸出一只手,和我握了握,「如果我上你的课,可一定要给我过啊。    」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我结识两个美女,她们有几率少挂一门课算是皆大欢喜    了。    毕竟老太婆那门选修她是挂定了,如果我给她在挂一科,或者帮她一把,她    今年就不用重读了。    认识美女自然有机会要带出去玩玩,偶尔,会和她们两个一起吃饭,偶尔,    去外面游乐园玩玩,虽然不是男女朋友,但带着美女看周围群狼羡慕的眼神,也    很爽嘛。    而且认识木晓晴后我便不再关心学校哪个老旧仓库,此刻正在里面发生的事    情了。    木晓晴是个有点男人婆的女人,这点不会因为她那飘逸的长髮和魔鬼的身材    而有任何改变。    我和她的相识只是我空窗寂寞期的一点慰藉,但慢慢的,感觉也很快乐,特    别是一次,无意间两人相遇在同一家酒吧,我把喝醉的她送宿舍,虽然后来没    说,但明显她对我更加真挚一些,朋友,不是利益交换。    也许我们这种人总是这样,得陇望蜀,或者说,面对美丽的女孩,我过于自    卑了,其实我觉得关键是那次送她们宿舍的路上,我见识了木晓晴跆拳道黑带    的高强实力,我实在无法驾驭,还是离远点好了。    于是我沈迷于游戏,减少了接触。    我以为这样就可以减少自己的恐惧和喜欢一个学生的想法,事实上我错了。    疏远,反而更想得到,为了抑制这种心情,我又一次跑去了那栋老旧教学楼    。    可以容我讲,每个人都会有一种偷窥的慾望幺,特别是第一次你没有被抓,    而且风景诱惑很大的时候。    我于一个夜黑风高之夜,放火杀人之时,啊,呸。    只是在午夜,我偷偷跑到学校的那个地方。    我很聪明,从小老妈就说,我没有把自己才能的用对正地方,嗯,我是个宅    男,不过我是技术宅。    本人自通6门语言,及通信监视器材安设製作,擅长製作伪装,如果你要问    ,我在学校干嘛的,我不会告诉你,我是特聘cosplay长兼礼服搭配基    础教学老师。    我于午夜,偷偷跑来自然是为了偷窥了,安装了一系列设计的监控装置,自    然,不会是摄像头,而是些纽扣摄像机及窃听器。    这些可都是我的宝贝。    提前从学校档桉室搞到手这栋楼的设计图,我自然明白哪些地方重要。    不过,我也不确定是否能得到有用的图像。    毕竟,我并不清楚老头会怎幺做。    只拉着光身子小姑娘楼下转一圈,可不是我所需要的。    有惊无险,我的设备开始了运作,不过大部分时间,镜头里都没有人。    我一周观察一次,所以依靠快进,在第三天下午,终于有了人的影像。        这里是更衣室,靠墙的老旧柜子都被锁着,如果不是地面很乾净,我连安装    摄像机的兴趣都没有。    那是两个女孩,其中一个看头髮我就猜的出是我第一次偷窥时偶然看到的女    孩。    毕竟那个视频我看着撸了可不止一两次了。    而且学校里的女孩其实都不差,当然木晓晴她们寝室质量尤其高。    而且男生少的可怜,说是空姐系都不为过,不过专业花样出,语言系,护    理系,等等,都是女生为,而且连化妆课都有,健身要求和健身馆自然不缺了    。    可就算这样的学校,这个女孩我感觉还是能算的上是一流的。    而她身旁那个新人,嗯,也不错啊。    两个女孩进入房间后没有任何交流,只是默默的拿出钥匙,各自开启了一个    柜子,没有任何羞涩的脱掉了身上的衣服,露出各自美丽的胴体。    我看过的女孩是个披着黑色头髮的细长脸女孩,白嫩的肌肤,胸部不算大,    也就是c,可却挺立着,没有一丝下垂,四肢修长,身高估计有.8了,如果    放在外面,至少也是个模特了。    而且她脱完之后,又从里面拿出一把钥匙,打开另外一个柜子,拿出一个长    长的兔耳朵头饰以及一身黑色连丝渔衣,一身兔女郎服饰,白色的皮肤,在黑    色状衣映衬下,那幺性感,就如同赌场中的发牌小姐,酒吧中的女招待。    另一个女孩要矮很多,估计.6吧,身材感觉丰满多了,皮肤白中带黄,    浅浅的小麦色黄,感觉非常健康,一头紫色短髮,略微有种但是她的胸部非常大    ,只少有j罩杯,而且丰满并不是胖,而是让人感觉肉肉的,想上去摸一把的沖    动。    她打开柜子,穿上的是一件白色护士服,只是巨乳上的扣子似乎随时会崩开    ,裙子短的只到阴部,而且,黑色的阴毛在走动间会不断的隐约露出。    自然,二女没有穿内衣。    二女应该是今天的女角了,我猜测。    事实并非如此,角是老头,虽然我称之为老头,不过他胯下之物恐怕比儿    臂还要粗长,欧美AV中的都要显得稍小一些了。    他就如此裸着下身,坐在一张小摇椅上,上身穿白色短袖T恤,看着电视屏    幕,正看的津津有味,由于安装角度,我不知道视频上到底是什幺,不过听起来    是AV,因为听的出来,有女人在呻吟。    兔女郎走到老头房间门口的时候,从一个箱子拿出一个小圆盘。    在上面放了一把鞭子,一杯鸡尾酒。    女护士则挑了个扁铁盘,上面放了塞口球,绳子,和一个大号的注射器。       兔女郎和女护士并没有敲门或者露出迟疑之色,我从门口的监控上看到的只    是两女在门口推门而入的场景。    门后面是什幺?一片黑暗,抱歉,我去的时候门是锁着的,所以门后发生了    什幺?对于目前的我只能是猜想了。    半个小时后,两女出来了,不是走,而是爬,一前一后,两匹美女犬爬出了    房门。    只见两女身上的衣服都不见了,两女赤裸着身体,披散着头髮,之前扮演护    士的女孩肚子还特别大,凭借我阅片无数的眼神,一眼看出来是被灌肠了,而且    灌肠液还在体内,随着女孩的爬行,不时有点滴自她的菊花中流出,滴落。    而女孩子还在拚命夹紧菊花,以防液体流出,但是努力却遭到粗暴的对待,    一个菊塞被猛的捅进菊花。    「不要弄髒我的地,贱奴。」    老头说着继续向前。    两女紧随而行着,说实话,看着两个青春靓丽的女生变成两条趴在地上,浑    身赤裸的母狗,那种感觉令我也是感觉醉了,可那个老头在前面牵着链子,连头    也不,似乎真的是在走路一般。    他就不在乎那两个美女幺?走过几条走道,来到一个小房间,老头把两个女    人牵进去,然后就走了。    过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这些女孩也没再出现了,我决定查查女孩们的身    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