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视频,图片,小说

禁忌游戏

时间:2020-01-15

纱树正以一双沈醉的眼光望着前座的由希。由希的脸带着一点紧张和豔红令她原本就美丽的脸庞更惹人暇思。  这里是红叶女学园二年一班的教室末端,从左边窗户正好可以看到盛开的樱花。  纱树和由希俩人都是正值青春美貌的时候,两个美少女很自然的因要好的交情而跨进同性恋的圈子里。纱树是富商的千金,高贵华丽的美貌一向受到校外众多追求者的注目。由希则是清丽美少女的型,两人合称「红叶的双眼」;风靡了全市的男性学生。  纱树坐在最后一排最后的位子,由希就坐在她的前面。  此时,可以看的出来由希正以不太自然的动作轻微的颤动着,脸上的红晕也增加了不少,而纱树却带着一抹充满媚态的眼神冷静的观赏着。  在由希的身体中,正埋藏着一枚无线控制的电动跳蛋。藉着砂树巧妙的操作,由希早被她玩弄的淫水狂流。由希的内裤、丝袜底部、衬裙和制服的裙子全都被她大量的秘液浸湿透,甚至连椅子的缝隙中,都可以三不五时的见到水滴落下,紧贴粉腿的丝袜更是早湿到了大腿的部份。这已经是由希第五次的洩身,到目前由希几忽已分辨不清她倒底是在那个地方,炙热的慾念充斥着她体内每一寸角落。  下课的钟声响了,其它人纷纷离开,教室里只剩下纱树和由希两人。  由希已呈半昏迷状态而不醒人事,任由纱树脱下了她的丝袜和白色的高腰蕾丝内裤。纱树打开了遥控器,从由希的秘洞中很清楚传来一阵泡在水中一般的振动声,连好似仍未吃饱而一张一合得两片阴唇及阴核都震动着。渐渐声音越来越清晰,蛋型的震动器伴着潮水般的混白秘液一股脑流了出来,弄湿了原已略乾的椅面之后,又跌落到了纱树的裙上。  「啊呀呀……好淫蕩呀……」  纱树的语气中充满了性感的味道。说着纱树却将她纤白修长的手指伸入了由希的腔中,敏感的肉壁迅快的将她的手指紧紧的吸了住,伴着滑腻的液体蠕动着。即使由希已昏了过去,身体的本能仍渴求着快感。纱树满意的带上一丝媚笑,用手指时轻时重的挖弄着腔壁,最后甚至将整条藕臂插入里头一小半,整的由希娇声不断,直至醒来。  「啊!」由希惊讶的望着自己的小腹,隆起的身体和其中蠕动的手臂造成视觉与触觉共同的快感,刺激着她的大脑。才一回神过来,身体的反应更是剧烈。砂树缓缓的抽出了右手,将满手秘液轻柔的抹上由希的脸庞。  「好湿啊……看的人家心痒痒的……」纱树站了起来,低下头吻上由希的红唇。  「嗯……」由希在慾情的催促下,热烈的吐出香舌回应着。  一阵长吻后,由希偷偷的用手一把探进了纱树的裙中。  「啊……嗯∼∼!」一下大震,纱树和由希的热唇终于分开。纱树突然的一声娇吟,只因由希的手正爱抚着早已湿透的阴部。纱树的分泌量相当的大,在受到由希手指的几下玩弄后也已湿的不成样了。  「坏孩子……」纱树媚道。说着向后一溜,脱出了由希的袭击。接着转过了身翻弄着自己的书包,拿出了一样粗大纯白色的东西;那是一件特殊的皮製高腰紧身内裤,在最重要的地方分别向里外突出一根巨大的乳胶阳具,接合处则连出一个摇控器。  看着傻眼的由希,纱树以性感的姿式褪下了粉红色的蕾丝内裤。纱树穿的是相当高极的吊带袜,以现在来看更是迷人。她拿起了那件皮裤缓缓套上裹着丝袜的玉腿,当向内的肉棒顶到她的密处时,才腾出一手调整,使前端顺利挤入滑溜的蜜洞中。纱树深吸一口气,两手一拉,将整件皮裤穿上下身,阳具棒全根没入她肉壶中的快感令她近忽昏眩,她可以感到自己体中的千层肉摺贪婪的磨擦着胶棒求取快感,这令她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由希目不转睛的欣赏这幅动人的美态;长髮的美少女穿着娇美的学生服和吊带丝袜,脸上春潮阵阵、楚楚动人,但紧裹下半身的白色高腰皮裤上却挺立着一根纯白的男性象徵。这幅画面不论男人或女人见到,都足以勾起无尽的春思了。  猛然一回神的由希才发现,自己没吃饱的秘处中,如涌泉般又流出了大量的淫液。而自纱树紧裹下腹的皮裤边缘,也渗出了不少汁液,源源不断流到大腿上浸湿了丝袜。  「纱树……」由希站起了身,走到纱树面前,然后吻上了她的热唇。两条香舌和着津液在彼此口中交缠着,让慾望攀向了更高点。由希和纱树两人开始互相爱抚起来;特别是由希,在纱树将手指伸入自己肉壶时她则将手握上了纱树腹下那纯白的物体轻轻一扭。  「啊……」纱树的全身登时颤抖了起来,连向由希继续进攻也有所不能。  纱树可以感到自己体内的物体有了轻微却激烈的活动。  「由希……」克制不住的兴奋使她一把将由希压倒桌上。她用一手扶正了自身体伸出的那根物体,缓缓压上了由希两条纤长粉腿中夹着的桃色密缝。稍稍一用力,那物体毫不费事的滑入由希潮湿的体中。  「嗯……纱树……好棒……」由希发出了欢娱的娇吟,她确切感受到了体内充实的感觉。肉壁和着蜜液紧紧裹着胶棒蠕动着,两人的四片阴唇和两颗肉豆也紧紧的贴在一块,彼此之间没有半点缝隙。  纱树以惊人的速度卖力摇动着纤细的腰枝,让白色的乳胶棒在两人的肉洞间来回抽送,随着动作的冲突,两人的蜜汁也四下飞溅;纱树的高筒丝袜早被淫水浸的溼透,连地上都是一滩滩的水渍。  热吻、乳房的玩弄,以及激烈的同性交媾,两女纷纷不由自主的陷入强烈的高潮漩涡之中。看着被玩弄的昏天转地的由希,纱树得意的一笑,悄悄分出纤手到皮裤延伸出来的控制器上一阵摸索。「呜伊伊伊伊伊伊伊……∼∼」  ㄧ阵强烈的马达声自两人腿间响了起来,原来是阳具棒内藏的震动器被开启了,伴随着强力的双头震动与扭动,由希的情慾一瞬之间极度攀升自然是理所当然,就连早有心理準备的纱树也一下子难以承受这种强烈的快感,下半身忽然整个软去,纱树就这幺抱着由希跌坐到了湿漉漉的地面上。  受了这个动作影响,纱树股间的物体整个朝上挺着,而由希也很自然的跨坐到纱树腿上,让阳具棒彻彻底底的被由希的密壶吞没。  由希突然之间再度攀升到了另一个极点,她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那股震动与扭摆似乎已经与自己的身体融为一体,阳具棒天生就像长在她洞中一般,而那些令她无限快乐的动作,则是发自身体内侧。  受到由希压迫,沙树这端的阳具棒也是深陷体中不可遏止,扭曲如蛇不段强烈动作的阳具棒让她的蜜液失去节制的拼命涌出,体内绵密的肉摺子拼命的摩擦着那根带来快感的物体,也拼命的接受无限制的震动与摆动。  两人抽插的动作越来越不规律,到最后根本已经是胡蹭一通。如果不是两人不断的拥吻对方,美妙的呻吟声可能连有隔音设备的教室都无法挡住,在越来越狂乱的情形下,两人终于达到了高潮。  「啊、啊……∼∼纱树,我要去了、去了…………!!!!」  「呜……嗯……∼∼由希,我也受不了了,让我们一起去吧!!!」  「呀…………!!」两股娇声混成一片达到了最高点,然后重归平静。  刚才的狂乱好像是一场梦,教室中只剩下粗野的喘息声和沈闷的马达声,两人都因太过强烈的高潮余韵而呈现着半昏迷状态,静静的享受着喜悦的极致。  太阳即将落脚,远方传来的吵杂声似乎和这块甜蜜淫乱的小窝毫无瓜葛,就好似被放逐到时间的深渊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