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视频,图片,小说

猫眼咖啡厅

时间:2020-01-15

日本,东  清晨,春日的阳光,洒在正在苏醒的城市中。  一条略微偏僻的马路旁,一家精緻的咖啡厅中,一位是店主也是店员的人,正在奋力的忙碌中。  「哈啊……哈啊……」  咖啡厅一角的操作台,一名妙龄御姐坐在台子上,正在微微呻吟着。  「嗯……俊……俊夫……快……」  虽然她正在喊的应该是她男友的名字,但实际上,咖啡厅内现在就她一个人,可以看出,这位御姐应该是很爱这名幸运儿吧。  「呼啊……快……再快……」  换个视角,看向御姐的正脸,不由得爲她的美貌所惊豔,也有不少人,能立马喊出她的芳名。  来生瞳,昵称小瞳。  刚刚二十出头的小瞳,已经长成一位美丽的御姐,混血的脸庞,及腰的黑发,纤细却不瘦弱的身材,浑圆却不过分庞大的胸部,尤物一词,非她莫属。就算她现在身上仅仅穿着普通的上衣与长裤,那份美丽动人的气质,也是掩盖不了的。当然了,长裤肯定是褪到了膝盖附近。  不过呢,现在的小瞳,脸上却是一片绯红,眼睛中却是一片迷离。究其原因呢,还是她自己造成的呢。  虽说小瞳是坐在操作台上,不过呢,她也只是坐在一个边缘上,仅仅用大腿支撑着自己。悬空的美臀下,应该是一个收集器之类的盆,盆之中,已有不少的积水。  显而易见,这些积水,并不是普通的自来水,而是小瞳自慰出来的爱液,想必有不少人是争抢着想喝掉呢。  「哈……哈……嗯啊……」  通过爱液的量,可以猜测,小瞳在这裏自慰了挺长时间了,但是小瞳的手却并没有慢下来多少,手中的假阳具,还是保持着高速的抽插中,在小瞳那鲜嫩的阴道中,飞速的涌动。  「俊……俊夫……要……要来啦……唔啊啊啊……」  「哈啊……哈啊……」  随着一声悦耳的呻吟,小瞳终于停下了她自慰的动作。  「呼……差不多了……今天的用量……哈啊……攒的不少嘛……」  小瞳俯身看了看水盆中,自己流出的爱液的份量。  「叮铃~ 」  一声铃铛的轻响,咖啡厅的大门被打开了。  「我们还没开……是俊夫啊,早上好。」  小瞳原以爲又是忘记了换好休息中的牌子,导緻顾客提前进来,结果一看,原来是她的恋人,也是刚才小瞳自慰时,嘴中呼喊的名字。  「哟,早上好,唔哈啊。」  推门就进的年轻小伙子,也就是俊夫,一脸的疲倦,仅仅是简单的向自己的女友打了声招呼,便随便找了个位置趴了上去。  「这麽没精气神啊,俊夫,难道又是被科长数落了麽?」  小瞳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向俊夫这走了过来,不过呢,那根刚才用来自慰的假阳具,似乎被小瞳遗忘在了自己的阴道中,和那简单被纸巾擦拭掉多余的爱液的阴部,一起封进了内裤以及长裤的掩盖中。  「没有啊……要只是被科长骂几句就好了呢……」  散发着颓废气息的俊夫,并没有看向自己美丽的女友。  「那……难道是昨晚的行动?你们要看守的艺术品,又被猫眼盗走了?嗯……」  小瞳坐在了俊夫的对面,开始安慰起来自己很丧的男友来。当然,那声轻哼,也仅仅是因爲坐在椅子上,那根假阳具被顺势往小瞳的阴到深处推了推,从而産生的些许不适吧,不过很快就没事了。  「那可不啊,明明都调集了那麽多的人手,却还是被猫眼给偷走了,啊啊啊,岂可修!」  「安啦,俊夫,反正现在被偷的艺术品也已经这麽多了,也不差这一个嘛,想开点~ 」  小瞳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垂头丧气的俊夫,毕竟,自己的女友就是自己一直要追捕的江洋大盗,但自己却不知道这件事,实在是挺有意思的。  「啊啊啊,我更心痛了,不要再说啦,小瞳!」  「哈哈。」  小瞳开心的看着被自己刺激到的男友,或许在这个御姐的外表下,还有颗腹黑的心呢。  「不过你应该忙了一晚上吧,我去给你做顿早餐。」  「那真是太感谢啊,小瞳。我都一晚上没吃饭了。」  不一会,简便的早餐就端到了俊夫的面前,他立马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看来是真的饿了。  「不要着急,你这样会噎到的。」  小瞳倚着左手,看向狼吞虎咽的俊夫。  「嗯嗯」  「跟我说说昨晚的经过呗。」  「还能怎麽样,我们想了各种可能,结果猫眼居然反过来,用最简单的调虎离山就把我们骗的团团转啊!真的是。」  「那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哈哈。」  「你不要再说啦!这样显得我好傻啊!」  「哈哈。」  「小瞳,不要再取笑俊夫了,他也不容易。」  「好~ 」  从咖啡厅的二楼走下来的,是一位御姐,不过看其气质,更应该被称之爲熟女的美丽女性,这也就是,来生家的大姐,来生泪。  来生泪的年纪并不比来生瞳大上多少,但身爲实质的一家之主,打拼多年的来生泪,散发出的成熟气质,可不是什麽人就能够做得到的。  一头棕色的波浪卷,不输于小瞳的身材,以及嘴唇下,那颗美人痣,来生泪的名字,很适合这位成熟稳重,却又有些神秘的女性。当然,平时衆人也习惯称之爲小泪姐,这样也更亲近些。  「早上好啊,小泪姐。」  「早上好,俊夫。之前听到你们的谈话,昨天的行动又失败了啊。」  「是啊,小泪姐。」  「那被盗的艺术品,是不是前些天那副刚到东京美术馆展出的画?」  「没错,就是那副名爲《和谐之美》的画,而且还是一个系列画。」  「啊?系列?也就是说不止一幅画?」  小瞳表现的有些惊讶,然而实际……  「没错小瞳,如果只是一副画的话,我们也不会被调虎离山啊。」  「不过说真的,小泪姐啊,那些画有什麽好,不就是一个女的以各种姿势和动物性交嘛。」  「你这就错了哦,俊夫,这个系列的画的价值在于……」  小泪姐走到了两人的旁边,开始抱着双臂,说教起来。  「别说教了,小泪姐,你就说些结论吧。反正那些艺术性的东西我一个警察也理解不了。」  「也好,这些画的其中重要的一个价值就是,其中的女主角是作者的妻子,而画家能够一丝不苟的把其妻子与各种动物性交的场面,加以艺术的手法描绘下来,充分体现了开明,男女平等,自由女性等美好的价值观,而这也是现代社会所需要的价值观。」  「这样啊,嘛,这些人性还是啥的我也管不到。不过,小泪姐,你的肚子……」  俊夫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不过却有些疑惑的问了问小泪姐的状况。  「哦,这个啊。」  小泪姐放下了双臂,抚了抚自己有些凸起的肚子,一脸平静的解释着。  「这两天去东京郊外的一些养殖场的成果,毕竟想要切身体会画家和其妻子想要表达的情感,实际的去重现这名妻子的行爲,是最直接的方式了。」  随着小泪姐的解释,她也把自己的上衣和长裤往上下褪了褪,好能更清楚的解释给俊夫。  「总共12幅画,也代表了12种姿势,虽然画中的动物有所重複,但毕竟要考虑到一些安全因素嘛。」  小泪姐轻抚着自己的肚子,略有些沈醉的说着。  「不过我也确实感受到了,画家和其妻子,对于人性解放的想法。而我的肚子有些大,也是这次体验的纪念品吧,都是那些动物的精液。当然,爲了能存贮在我的子宫裏,我也是戴上了一个肛门栓还有阴道也得带一个。我现在感觉非常的饱,嘛,或许这几天可以不吃饭减减肥呢。」  小泪姐的脸上随之浮现出来母性的光辉,这也是这次体验的结果吧。  「哦哦,这也就是小泪姐这麽懂艺术的原因了吧,我果然还是当个警察就好了。」  俊夫有些赞歎的表示,果然万事万物没有捷径,想要向小泪姐一样博学,自己还是不够勤奋啊。  「哦,小泪姐,原来你这几天不怎麽在家,是忙着这些事情去了,我也想去啊,怎麽不带我?」  「还不是咖啡厅需要人嘛,小爱还是高中生,我又去养殖场体验艺术去了,这几天也让你辛苦了。」  「唔……」  「你也别生气了,小瞳,我屋子还有几罐多余的动物精液,也算是带回来的纪念品吧,你想要也可以拿点。」  「好的小泪姐。俊夫,你一会帮我灌下,我也想体会体会这种饱腹的感觉。」  「没问题。」  「哇啊啊!要迟到了!」  说着话,从楼上传出来一声急切的声音,不用猜,这是来生家幺妹,来生爱的声音。  青春活泼的少女,是对来生爱,也就是小爱,最直接的表述。黑色略卷的短发,灵动的眼睛,相比于两姐姐稍小的胸部,同样细嫩的腰肢,以及来生家标配的大长腿,这就是被姐姐们宠爱,但懂事并不叛逆的来生爱。  好像一阵旋风一样,小爱仅仅穿着睡衣,一手拿着一个衣服裹成的大包,一手提着书包便沖下了楼  「小泪姐,小瞳姐,你们怎麽不叫我啊。」  「我叫你了,是你自己说想睡会的。」  「额嗯……不管这个了,小瞳姐,你帮个忙,帮我穿下校服。」  「好。」  「小爱她的校服……?」  俊夫有些疑惑的问着小泪姐,毕竟迟到这件事对小爱自己就是很罕见的,更别提俊夫了,所以每次俊夫都是见到穿戴整齐的小爱,但穿个校服还得让人来帮忙就有些……  「哦,话说回来你还没见过小爱穿她的新校服呢,毕竟小爱刚上高中也没多久,你看着就知道了。」  只见小爱迅速的把睡衣甚至连内衣都脱了下拉,一丝不挂的站在三人面前,不过呢,得斟酌斟酌下小爱真的是不是一丝不挂。  「小爱的学校好歹也是重点高中,对学生的各种要求也更爲详细,其中一部分就体现在小爱身上。」  「从学生的形体上,这个高中就做了不少的规定,从上到下,脖子上得带一个项圈,以要求学生遵守校规,两个乳房的根部会扎上不算太紧的圈,从而凸出胸部。」  说着,小爱自己便在自己的脖子上套好了项圈,两个乳房的根部也麻利的套上了圈。  「乳孔内会个塞一根多功能棒,你说是多功能假阳具其实没有问题。它能够对小胸部进行刺激,激发胸部的发育,小爱现在就是这样,毕竟她的胸部还没发育完全。然后呢,对过大的胸部也会进行抑制发育,毕竟过大也会破坏美感。同时呢,两个相对会很硬的棒子,也会帮助小爱的胸部更加的挺立。」  小瞳一手托着小爱一侧的乳房,手指轻轻的尝试拨开小爱紧紧闭合的乳孔。  「小爱你的乳孔还是这麽紧啊。」  「那是,我的身体条件可好了。」  但这也架不住小瞳灵敏的手指,三两下便打开了乳孔。另一只手趁这个机会迅速的将这个多功能棒插了进去。  「嘶嘶嘶……小瞳姐,你轻点。」  「还不是你这要迟到了,我只能加快点速度,这也是对你赖床的惩罚。」  说着话,小瞳又是三两下把另一根多功能棒插进小爱另一边的乳孔中。  「呜呜呜……好吧。」  小爱稍微有些难受的抖了抖胸部,当然也是测试看看两个棒棒会不会掉出来。  「之后呢便是这个有些複古的束腰了,当然功能不变,只是会变得更加符合人体健康了。」  「什麽符合人体健康,小泪姐你没穿过不要乱说,哼。」  「好好,再往下就是尿道棒了,这个会伸进小爱的膀胱之中,在膀胱中充气扩大,让学生更频繁的去厕所,以免尿液积留过多,影响身体。」  说话间,小瞳便拿起尿道棒直接捅了进去,转手打开了充气功能,只不过,小爱的反应似乎有点大。  「诶,等,等下!唔!……嘶!啊啊啊……」  小爱立刻躬下了身子,双臂抱着小腹两侧,呻吟起来。  「怎麽了小爱?」  「嘶嘶嘶……小瞳姐,你也太快了……我才想起来,我起床后还没上厕所呢……」  「额……所以你……」  「嗯,还没排出去的尿,甚至都被挤回了……挤回了……输尿管……嘶……」  「额……那小爱你没事吧?」             小瞳有些尴尬的关心  「缓一下就好了……不过……这种体验也还是第一次呢……也……也挺爽的……」  「嘛,剩下的就是阴道了,爲了那个处女膜,学校特意準备的会收缩的假阳具,毕竟正常人的处女膜上是有个洞的。不过这可不是普通的假阳具,连子宫都能伸进去。等这个假阳具在除了处女膜附近的其他地方胀开后,会持续不断地低力度刺激阴道与子宫,从而锻炼学生的性能力。毕竟这个学校的校训之一就是培养处女蕩妇呢。当然了,爲了保证以后学生的阴道有足够的紧緻,这个假阳具并不会膨胀太多,刺激程度也不会太高,当然代价就是培养的时间要拉长不少。不过高中这几年,应该是足够的。」  一分锺都不到,小瞳已经给小爱安装好了这个特制的假阳具,当然,子宫也确实的捅了进去。然后就开啓了小泪姐所介绍的那些功能。  「嗯……天天都是这麽不上不下的,真难受。」  小爱有些抱怨的揉了揉自己的小腹。  「别抱怨了,你灌肠液昨晚上灌了没有啊?每天早上老师会检查的。」  「灌了灌了,两升的溶液,一滴不剩。」  「那就好。」  「然后就是双腿了,爲了腿型,学校配发了特制的紧身裤或者丝袜,专门是每个人量的,以发育成最好的样子。」  「脚上就相对而言普通很多了,专门配发的防水防漏小靴子,每天放学会配发两袋学校特供的精液,然后每天上学都要在鞋子裏灌满精液,让双脚泡在精液中。毕竟人每天都会走动,脚上不可免的会有茧,泡在精液裏也算是软化硬茧,再加上多吸收吸收精液,从而美容美白。」  说着,小瞳蹲下身子,开了一袋精液,向着小爱的一双小靴子中倒了进去。  「我才没有茧子呢,我的脚很光滑的,小泪姐不要瞎说。」  小爱不满的伸了伸脚丫子,然后就踩进了刚刚由小瞳灌满精液的小靴子中。  「好,我们的小爱最嫩了。」  刚刚好,精液的液面要溢出的临界面,就被小爱用靴子自带的封口封住,一滴精液也没流出来。  「还是小瞳姐的技术最棒了。」  小爱对于小瞳姐对于量的掌控称赞不已。然后舒缓着脚趾,让精液充分的润过每一寸皮肤。  「这滑腻腻的感觉真棒。」  小爱一脸开心的说着感想。  「剩下的就是外面的校服了,不过那就是个普通衣服了,校方也在考虑在外衣上增加什麽功能中。这样,小爱她全套的校服就解释到这裏了。」  「额,这不就用了一袋麽?另一袋呢?」  「另一袋精液就是学生的早餐啊,当然想配更多的东西也没问题,但那一袋精液必须要喝完。不过其实也没多少,就500 毫升,一瓶水的量。」  穿好一身的装备,外面再套上学校的衣服,小爱给另一袋精液剪了个口,就用嘴叼着向门外跑去。  「对了,小爱你等下。」  小泪姐叫住了着急忙慌往外跑的小爱。  「怎麽了,小泪姐?我这着急啊。」  「没什麽事,这是你今天的午饭忘了拿,我特意给你加了点餐。」  「哦哦,谢啦,小泪姐,小瞳姐,还有俊夫哥,我出门啦!」  扭身拿起饭盒塞进书包就向外跑,还不忘嘴上叼着那袋精液,俨然一副上学迟到的元气女高中生。  随着风风火火的小爱跑出了咖啡厅,瞬间热闹的空气又回到了那个静谧的氛围之中。  「哈哈,小爱还是这麽慌裏慌张的。」  「别说她了,俊夫,有时候你不也是一样嘛。」  「呃……」  「好了好了,小瞳你快去拿那罐精液,你不想要了麽。」  「哦,我这就去,俊夫你等一下。」  没两分锺,小瞳就抱着一个得有一升多的罐子下来,手裏还拿着特制的特大号注射器。  「俊夫你先抽一管,我脱下衣服。」  「哦哦。」  俊夫拿起注射器,便开始从那罐子精液中抽满这一大管子的精液。  当然了,罐子打开后,这个气味就有些……  「唔……小泪姐啊,这麽臭的麽?」  「没办法的,虽说仅仅是昨天的,但毕竟混合了很多动物的精液,而且养殖场的环境,怎麽着都是会有味道的,这个味道不臭是不太可能的。」  「没事的,俊夫,一会把这些精液全都打进我的子宫裏,就不臭了,毕竟我对我的阴道的紧密还是很有自信的啦。」  「也是。」  「对了,小瞳,今天的饮料配料你弄了没?」  小泪姐打断了小瞳和俊夫的动作。  「早就弄好了,肯定能用到小爱放学回来。」  「那就好,要不然带着动物精液的爱液,客人们可是会不高兴的。」  随后,小瞳便利索的躺在了刚才和俊夫聊天的桌子上,拿开那根在刚才的聊天中,一直插在自己阴道中的假阳具,随后两个手臂抱紧自己的腿,两手扒开自己还在滴出爱液的嫩穴。  「来吧……俊夫……」  这时,小瞳反而有些莫名的害羞起来,脸颊上微微泛红。  「对了俊夫,小瞳不是也想体验饱腹感麽,所以你要準确的把注射器的喷口插进小瞳的子宫之中。顺带,这个特制的注射器头部,还有一个特殊的塞子,等注射完毕后可以分离,能够紧紧的堵住小瞳的子宫口,保证裏面的精液只进不出。」  小泪姐在一旁提醒着正俯身拿着注射器插小瞳那娇嫩阴道的俊夫。  「啊?哦,没问题,我的枪法可是超一流水準哦,堵住小瞳的子宫也会顺利完成的。」  「嗯……我相信你……来吧……俊夫……」  「那我也来帮个忙吧,毕竟小瞳的阴道还有子宫的位置,我比你要熟悉不少,可以引导你一下。」  「小泪姐~ 」  「好啦好啦,来,继续往裏伸,继续,继续。」  小泪姐双手放在小瞳的小腹上,感受着俊夫缓慢的插进来的注射器,并且开始指引着俊夫。  「嗯……嗯……」  「停……到子宫口了。」  「哦,那我动一动,小瞳你感受下注射器出口的位置。」  「好……」  接着,俊夫便开始上下左右的晃动着注射器,不过速度稍微有点慢,毕竟都是小瞳的男友,还是挺会照顾小童的。  「不用这麽小心的,小瞳她其实受得了,就是在你面前有些害羞而已。」  「小泪姐!唔!」  小泪姐没给小瞳反驳的机会,迅速的推了下俊夫拿着注射器的手,强行的让注射器突破了小瞳她的子宫口。  「小……小泪姐!你……讨厌~ 」  「好啦,要不然这麽磨磨唧唧的,我看着都有点替你累得慌。俊夫,把这些动物精液灌进去吧,得使点劲哦。」  「哦,好。」  说着话,俊夫便使劲一推,这一管子500 毫升的混合精液,就毫不费力的推进了小瞳的子宫之中。  「唔……进来了……嗯嗯~ 」  不一会,注射器已空,500 毫升的精液全都注射了进去。  「怎麽样,小瞳?」  「挺舒服的,俊夫,再来。」  「还要来麽?你的子宫受得住麽?」  「这你就有所不懂了,俊夫,虽然在平时,女性的子宫内容量特别的小,但十月怀胎时,子宫可是能够装下5 升的东西哦。」  「5 升?」  (百度到的,当然那毕竟是十个月一点一点撑大的,这种情况下,出事别找我,逃~ )  「所以俊夫你放心的来吧,我没问题的。」  「那好吧。」  被科普了的俊夫,放下心来,不一会,便把剩余不到一升的精液,全都打进了小瞳的子宫中。  「嗯嗯……确实有点涨呢……不过……好饱啊……」  「俊夫,别忘了把塞子塞上,要不然全流出来了。」  「其实用不着的,小泪姐,我的宫颈还是很紧的,还有阴道呢,我有信心不会漏出一滴来。」  「你别逞强了,这麽臭的精液,要是漏出来,还不会把客人都赶跑的,俊夫,赶紧给小瞳塞上。」  「好。」  毕竟小泪姐才是大姐,俊夫麻利的松下了注射器上的机关,让塞子顺利的塞住小瞳的子宫颈。  「呜呜呜……有……有点疼……」  「你其实怕疼吧,小瞳。」  「被发现了~ 」  完事之后,小瞳也站起了身,提上了裤子。虽然一升多的精液远没到小瞳子宫的上限,但小瞳现在的小腹也是凸起了一些。  「呼,小瞳你开心就好。」  「谢谢俊夫了。」  说完,俊夫扭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锺,发现时间也以不早了。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还得会警局写昨晚的行动报告了。哎……又得挨科长骂了。而且现在你们也快该开门了,我就不打扰了。」  咖啡厅的门外,也开始三三两两的有人等在门外。虽然咖啡厅的地段其实挺一般,但架不住小泪姐,小瞳和小爱确实太美了,非常吸引顾客。  「那小泪姐,小瞳下午见。」  「回见。」  「下午见。」  推开门,俊夫向外面走去。  门口的顾客看样子也是常客了,向着俊夫搭话到。  「诶,是内海警官啊,早上好啊。」  「早上好。」  俊夫也和善的向周围人打招呼,毕竟这些都是小瞳她们的顾客,而且这麽长时间了,互相之间也可以说算是认识了。  「咖啡厅快开门了吧?」  「快了,我想小泪姐她们简单收拾下应该就会开门。」  「哦?小泪姐终于回来了,好几天不见她了。」  「是啊,听说小泪姐又去哪研究美术去了,现在终于回来了。」  「那你们先聊,我还得回警局,再见。」  「再见,内海警官。」  「再见。」  ******************************************************************  过了一段时间,东京警视厅,犬鸣署  科长办公室内,骂声不断。  「XXXXX !XXXX!XXXX!」  门外,俊夫的同僚们小声的议论着。  「科长这是又骂了多久啊?」  「快一个小时了,内海警官真是惨啊……」  「谁说不是呢,碰上猫眼这个棘手的案子,而且昨晚行动又失败了,哎……」  「工作时间在聊些什麽呢?还不认真工作!」  就在他们小声的议论时,一个严厉的女声响了起来。  「」唔啊啊!是!浅谷警官!「」  「真的是,就是这种散漫的性格,才导緻总是捉不到猫眼这个江洋大盗的。」  说话人,正是犬鸣署内有名的女强人,浅谷光子警官。光子是一名典型的女强人,着装样子是个女强人,性格是个女强人,人物外貌是个女强人,接人待物是个女强人……总之,光子几乎就是爲女强人这个词而生的。  「」是!浅谷警官!「」  「哼。」  光子没再理他们,转身敲了敲科长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打断了科长数落俊夫的话语。  「科长,这是我整理的昨晚的行动报告……」  随着办公室门的关闭,光子的声音也被截在屋内。讲道理科长办公室的隔音其实挺好,只不过科长骂人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